《絕色傾城》[絕色傾城] - 第004章:回歸(二)

不知過了多久我漸漸轉醒,或者說是意識恢復。

像上次昏迷的狀態,身體輕輕的似漂在什麼東西中。卻沒有了那時溫暖的感覺,四周是茫茫濃霧。遠方傳來神秘的咒語聲,不斷重複着神秘的遠古傳說。

明明聽不懂卻知道它的意義,它似乎在指引我該前行的方向……聽從自己的心向著樂聲行進,漸漸出現光亮。越來越亮的同時殺手的本能讓我感到危險,側身後貼着飛過去幾把閃着不正常綠光的小刀。是餵了劇毒的吧,突然記起白爸爸說的未知考驗,就是這個了!

真是失望,做了這麼久殺手最會的就是暗殺與反暗殺,根本用不着考吧!

在我感嘆的時候又躲過四次不同的暗器陣,接下來主角該出場了吧?果然四周憑空出現了八個執短刀的黑衣忍者,嘴角微微翹起,還好對付的。卻不想這幾個忍者竟難得的配合的很好,似乎用的什麼陣法。

一不小心便被他們的刀劃傷了,該死的,沒有武器對他們也太吃虧了!突然發現左手緊緊拽着什麼,卻在看到時楞了神——是用精製白金鏈穿着的兩個婚戒。

還記得進行回歸術之前白把它交給我,本應是我們的婚戒用白一直帶着的鏈子穿着,他說希望能用它記錄我的幸福。當時不想讓他失望便收下了。卻不知道它怎麼能跟我到這來,不過有了這東西就好辦了。白戴的東西我都有特殊處理過,觸動戒面的機關把戒指收好,接下來忍者們,結束該遊戲了!

看準方向,把鏈子甩向在陣中重要位置的忍者,輕輕划過動脈後收手。然後是第二個,第三個……不消一刻鐘所有忍者都倒下又消失,除了我身上多出的幾個小傷口,似乎一切都沒發生。

撕下袍子包紮好傷口,繼續跟着樂聲前進,只是這次小心了很多。

令人失望的,接下來也不外乎暗器與阻殺,雖然級別高了許多可不得不說真沒新意。只是如若他無止盡的來我也不知道能撐多久,他們對我雖沒什麼威脅,可每次都難免的會在身上留下若干傷口,現在我唯一的袍子都快衣不蔽體了。

然後終於看到一扇門,進入後來到了某個森林。這次是野外求生術嗎?真無聊,不過當發現這裡的東西我能真的接觸後就有些開心了。喝了些水吃了幾條烤魚後繼續上路,發現這個山林還有些門道。竟然是根據五行組的迷陣,而這是我曾經學的最差的一門課。

看樣子要小心上路了,終於在大概三天後走出那個林子。然後發誓以後一定要惡補這些。現在身上的全是布條條了,幸好沒有旁人。

可馬上就發現錯了。出了林子便來到第二扇門前,打開後竟發現自己站在一戶人家中,更嚇倒了屋裡的古裝小孩。因為我基本是從衣櫃出來的,不過那小孩挺有意思竟說我是神仙姐姐。原來這裡也流行叫神仙姐姐?

將計就計騙他說自己就是下界的神仙,因為遇難才這麼狼狽。

騙來一套男裝,剛換好要走他媽媽就回來了,只能又編了一套可憐的身世卻沒想到直接被識破。不過我就想不通了,為什麼她跟那小孩一樣認定我就是神仙,還是特意來救她老公的?

接下來一個時辰里我就聽她哭哭啼啼的講述了良人被陷害入獄的經典橋段,原來這次是做包青天啊……突然對異世界的創世神很無語。

原來,她良人是最有希望晉級補頭的補快,然後在為知縣慶生的當天喝多了,與另一個同樣很有前途的捕快被知縣留宿,卻在第二天發現與縣長的丫鬟躺在一起,赤身**,最主要的是那個丫鬟已經死了。

人證物證齊全即時押監,所有的人都等着他三天後被處決,只有我面前這個傻女人苦苦申訴着,卻連人都見不到一面。

好經典啊……

要考我都不會想個難點的案子。只是既然也是自己的事便只能留下,不客氣的吃了一頓又洗了個澡,準備第二天開始,卻拗不過那女人只好連夜潛入大牢。沒想到她良人好歹還一捕快,竟然連懷疑都沒有就直接相信了我,還無償告訴了發現的縣令與當地土匪勾結的事。

不愧是和傻女人一對的,知道了這樣的事,既不與知縣同流合污還敢參加人家的生日宴。看樣子要比原來困難一點了,還要去上一級投訴嗎?不知道時間趕不趕的急。

然後連夜去看了那丫鬟的屍體,又去了一趟知縣家,回來後踏實的睡到下午。晚上去了一趟土匪窩,一切搞定回去繼續美美的睡,只是那女人與小孩滿眼的責備與焦慮讓我沒做什麼好夢。

終於到了問斬那天,把小孩叫到一邊交待了一番直接忽視女人含淚的眼。

接下來一切按既定劇情發展着,問斬時土匪來鬧場竟說出了與縣長的勾結。在縣長滿頭的大汗中丫鬟的屍體被抬上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