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傾城》[絕色傾城] - 第003章:回歸(一)(2)

說也要跟着我,嘆口氣,真拿他們沒辦法。隨即便想到,如果在這個世界除了白爸爸與白蕭,我還對別的什麼人有所牽絆,那隻能是他們。

一起度過血雨腥風的十年,生生死死中一起走過來。曾經為了活着他們阻擊過我,也為了活着跟我並肩作戰過,最後的時間跟他們一起度過也不賴。有興緻與他們談些什麼,卻赧然開口,今天他們似乎特別沉默,雖然在成為我影衛後也並未活躍過。

不知道他們是否知道我的事,也不想猜測知道後會有何種感覺。只是很想知道,多年以後他們還會否記得曾有過這麼一我。想說點什麼卻終於還是沉默。這個時候該說什麼呢,又以什麼身份呢?

他們在嚴格意義上是直屬於我的,就像我直屬白,我也擁有他們的一切。雖然曾試圖讓他們再次擁有一點自我,可我們的從屬身份令這一切像個笑話。然後他們一天比一天聽話,一天比一天了解我,也一天比一天更像我的影子。

很想告知其實是把他們當朋友的,只是甚至不太明了這二字意義的自己又有資格這麼說嗎?

結束冥想後發現走到了暗夜中最喜歡的湖邊,喜歡這一彎水只因為這的柳樹長得太好了。軟軟的柳條就像美人腰,鋒利起來卻可殺人。看着柔軟的柳條不自覺想到與他們一起學跳美人妖的時候,當年我們三人在那曲美人妖中殺了場中所有目標最終成長為暗格殺手。

突然從今天所有貌似不自覺的回憶中醒悟,白爸爸所謂的未完結的事就是他們吧,原來還是會在乎他們對自己的看法,還是會在乎他們是否會遺忘自己。

只是既然了悟就不再猶豫,想知道什麼就直接問好了「你們都知道了?」回頭盯住他們,我笑的很燦爛。「你說的什麼指的什麼。」紫反常的回答到,眼神卻沒有閃躲,「有些事你不說我們永遠都不可能知道,有些事情你不說我們就也不願從別處聽到。」藍甚至有點激動的補充。

原來他們心中還是有怨的,今天終於要爆發了嗎?

嘆口氣道:「這麼多年的默契不是假的吧,紫?對不起,是該我親口告訴你們的,還有二十幾個小時我就要走了。不管你們怎麼看,我會想你們的。」

他們突然齊齊對我行了個組織內最高級別的伏跪禮,「你沒有對不起我們,其實知道的,沒有你我們早就死了。這麼多年一直被你照顧着,能為你做的事卻那麼少。只是你要走了卻甚至不告訴我們,很害怕你根本就沒有想起還有我們,你能說想我們就已經是最大的奢望了。真的,能做你的影衛很好。」

第一次,除了任務需要,他們說了這麼多。只是他們伏跪着,臉埋在手間我看不到表情。

曾說過他們對誰都可以不用行禮,更別說伏跪禮,可這次我知道是阻止不了的。於是也對着他們跪下,「我要的不是你們這樣,如果覺得難過我也可以。雖然不太了解朋友這兩個字,可我一直都把你們當朋友的,只是希望在走後能有個朋友記着罷。也許對你們太難我也不勉強,我們可以起…」

還未說完便被他們扶起來狠狠抱住,「混蛋!混蛋!混蛋!!!你覺得我們這輩子還可能忘掉有你這麼一個損友嗎?」突然眼淚就留了下來,原來自己的孤單只是因為自己。即使我不屬於這個世界,可我同樣活出了自己的軌跡,真好…

接下來的一天白爸爸又跟我講了異世界大概的格局與神法,然後很快便到了回歸的時間。

沐浴後只裹着一件白袍躺在總部聖殿中根據六芒星座排布的中間神台上,曾經猜想過白爸爸建這個神殿的意圖卻原來都只為了這一天。

繁密的咒語從白爸爸口中逸出,六個神台發出不同的光芒。自己也漸漸的失去意識,又似乎更加清醒。聽到越來越多越來越快的咒語從四面襲來,好像不止白爸爸還有更多人在念着。最後的畫面是白爸爸吐了口血後昏了過去,而我沒有時間擔心他因為自己在那一瞬失去意識。

這時在蕪國的神殿中,眾人圍着抽搐不止的王儲加快念着召喚咒,從幾個時辰前他們感受到另一世界傳來的喚影咒時就知道天賜的王儲要回來了。

興奮,猜忌,懷疑…雖心思萬千卻默契十足的開始了召喚術。也許這次王儲真的能回來了,當然前提是她能通過這回歸術。而他們能做的只是持續這召喚咒給她提供一個方向,如果七天後王儲還沒醒過來,能做的只是為她舉行一個隆重的葬禮。

大殿的角落是一個絕美的青衫少年,明亮的藍眸注視着神台上的少女,不知想着什麼。眼神不似初時清澈似乎凝了萬千思緒在其中,只是緊握的手透露出他微微的緊張與矛盾……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