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色傾城》[絕色傾城] - 第002章:真相

茫茫的濃霧中看不清身處何處,似乎漂浮在某種溫暖的液體中又似乎被某個溫暖的懷抱包圍着,心是從未有過的安定。

聽到模模糊糊的呼喚聲。不是自己的名字卻莫名的知道就是在叫自己,很陌生的好聽聲音卻同樣讓自己安定。突然溫暖離開了自己,下意識的不想離開,於是伸手卻發現身體根本動不了。

然後終於憶起之前的暗殺,不知道自己現在的狀況算不算死掉了。還在訓練的時候也有被傷到很重,幾乎到要死掉的地步,只是從未有過這種感覺。如果那時候出現這種感覺,也許自己就選擇這樣沉睡下去也不一定。

似乎能動了,被最初那股溫暖包圍着帶到另一處。耳邊碎碎叨叨,好像被很多人念着,像極了某種咒語。

意識開始浮動,迷迷糊糊中看到前方有兩扇門。試着走進它們,一扇很亮,亮到讓人以為裏面就是天堂。另一扇稍稍暗些,卻有種地獄般熟悉的吸引。下意識的想去亮的一邊,看到裏面有一個青色的影子。

突然就感覺很熟悉,就像它一直在夢裡提醒着自己什麼,卻在抬腿準備走進去時從另一扇門內傳來了白爸爸熟悉的聲音。模模糊糊的急促,卻聽不清內容,走近,卻被門內的一股力量擄住,然後是心臟的劇痛,接着便真的醒了過來。

蕪國神殿中,圍着仍然昏睡不醒的王儲,眾人毫不掩飾面上的百般神情。有人嘆息,有人算計,有人暗自得意……只有另一個也被眾人圍着的少年神色複雜,沒有人能從他湛藍明亮的眼睛裏看出什麼。

而在暗夜總部的醫學研究所里,白爸爸吐了一口血後,蒼白的臉上是豁然明朗的神情。白蕭看到後瞬時血色退凈臉色煞白。

我轉醒時只看到滿眼白色便知道自己還是活過來也回來了,莫名的就很失望。接着才看到白蕭充血的眼與憔悴的臉,真是的,這次不知道自己昏睡了多久,只是也許有些東西真的逃不掉了吧。

試着微笑卻牽動了淚腺,眼淚突然就落了下來。

其實寧願沉睡在那個夢裡一直擁着那溫暖,只是捨不得伴了二十四年的白爸爸。突然就不想再假裝,於是漠然開口「我睡了多久?」而正抬手為我拭淚的白蕭在聽到如此反常冷漠的聲音時不易察覺的僵了一下「有七天了」。

原來睡了這麼久,可為什麼還是覺得累。口渴的伸手欲取過旁邊的杯子,卻發現全身都動不了,閉了眼「怎麼回事?」。感覺白又僵了一下「雪曦,你不要這樣,我一定會想辦法的……」「我問怎麼回事」雖然不動聲色心卻亂了。他說會想辦法,以他的個性都七天了,真有辦法早就找出來,不會現在只拿這句話哄我。

「雪曦你放心,一定會有辦法的。醫生說只是暫時性的神經麻痹,雖然不能動卻還有希望。那個混蛋竟然在針上喂這種毒!我一定要把他碎屍萬段!讓他……」本不想再說什麼,卻突然聽到碎屍萬段「他還沒死?」「我是想殺了他,只是解藥怎麼拷問他都不肯說,還妄想…」白的聲音陰鬱得嚇人。

「妄想什麼?」大概也猜到,白是真該氣爆了「妄想再見你一面!」嘆口氣,晦澀的開口「帶他來見我,還有,我想見白爸爸」說完後再次閉上了眼。

不是不知道白已經氣的快瘋掉,從小他就討厭其他人看我,所以那時說希望能易容時,最開心的就是他。而這次婚禮他希望我是真心接受,所以要我卸下偽裝以真面目對他,只是不想婚禮上會發生這種事,加上那人要再見我一面也肯定是因為看到了我的容貌,而他還不能殺他,只是這次真的不能再將就他了。

再睡醒,終於見到白爸爸,心痛他兩鬢的斑白,怎麼能一下子老成這樣。如果是因為我就真的很抱歉了。他看着我,滿室靜默。良久後他移開眼嘆了口氣,移步走進,挨着我坐下,粗厚的手掌習慣性的摸着我的發,慢慢開口告訴我一個驚天秘密。

「小丫頭終於還是長大了,也越來越像一個王了。」他看着我,似乎在等我問什麼,見我沒有開口的意思便接著說「一直把你當女兒,可還是會有些偏心自己的兒子,你也是知道的吧。」嘆口氣,「對於我們倆獨特的歸屬感你也是懷疑過想過的吧?」他再次看着我。

「是的。」不否認也沒必要,這麼多年來如此怪異的心情,自己怎麼可能沒有想過緣由。知道白爸爸瞞了些什麼,不然以他的身份地位也不可能對一個撿來的嬰孩這麼好,又總是在我面前欲言又止的。

他一直不說也是因為白吧,這個他真正的孩子。只是他自己也肯定未料到會在後來的日子裏真與我產生父女之情,甚至是超越父女情的羈絆,然後才把自己弄得這麼矛盾。沒有怨過他,即使在知道全部事實後也一樣的心存感激,因為我是個太知足的人,知道白爸爸對我的感情沒有假就已經很開心了。

得到我的回答後他笑了笑「就知道我女兒這麼聰明沒可能不懷疑的,其實你比白蕭那孩子要強很多,也更適合接手暗夜,他又是那麼愛你,私心裏就更希望你能留下幫他,唯獨苦了你。」說道這,白爸爸抱歉的看了我一眼。

「我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