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絕脈帝尊》[絕脈帝尊] - 第2章 無上戒指

  青雲宗是雲嵐帝國內的一個宗門,也是其中最大的一個宗門,這有賴於自己的祖爺爺木業的功勞,木業在帝域那個天才雲集的地方得到了洞天的青睞,給予了他不少的修鍊資源,這才讓他回來創立宗門。至少在雲嵐帝國,沒有人敢對付青雲宗!

  「我的這具身體,怎麼到了十八歲也沒有開啟脈門,難道這就是所以沒有修道之資的命運嗎?我要怎麼做,才能夠開啟脈門,成為強者呢?」木城在思考着關於明天開啟脈門的事情。

  在這個世界,只有開啟脈門才能修鍊強大的武學,而脈門的開啟完全是看天意,根本不是自己能夠控制的。

  在開啟儀式的時候,需要把手放到一個石台上,這個石台,被稱作「展武台」展武台採用特別珍貴的隕石所製作,用手認真感觸,就會出現不一樣的紋路,通過顏色和形狀,就可以分辨脈門的屬性和等級。

  木城躺在僅僅有一條薄被上的床,舅舅不能入眠,手中摩挲着一個古老的戒指,這個戒指,是他在一次秘境冒險中得到的東西,或許,它蘊含著不一樣的力量,能夠讓自己獲得這一份機緣,成功覺醒脈門。

  「甚至我能夠保持靈魂不滅,也是和它有關。」木城緊緊握住戒指。

  外面下雪了,天氣變得更為寒冷,木城緊緊地用被子包裹住自己的身軀,睡去了。

  第二天,大雪已經停了,整個青雲宗都被大雪覆蓋,青雲宗的武者都來到了展武台,「脈門開啟儀式」終於要開始了。宗主慕流雲端坐於主位上,大長老,二長老,三長老依次排開。

  「喲,這不是廢物父親帶着他的廢物兒子來了嗎?木城啊,還是勸你放棄這個儀式吧,鹹魚就是鹹魚,翻個身也變不成龍。」三少的眼神戲謔,看了一眼木城說道。

  旁邊是二長老的兒子木新元,「就是,作為一個宗門的廢人,為什麼不去做些僕役的活呢?非要浪費宗門的資源,這樣下去宗門該如何發展呢?」他雙臂抱胸,冷漠說道。

  這句話有些讓人心寒,但這正是武者的世界觀。

  在這十方境,能夠開啟脈門的人並不算多,一百個人中有一個也就不錯了,但是對於武者來說,只要父輩的血脈強大,那麼後代的脈門等級也會更高,以木城父親奇高的天賦,兒子應該脈門早早開啟,平級碾壓所有人,但是木城卻讓所有人大跌眼鏡。

  到現在都沒有開啟脈門!

  木城靜默不語,他早已經被嘲笑慣了,就當沒有聽到這句話,木城的父親在下面和其他人站在一起,看到別人嘲笑自己兒子的模樣,用力攥緊拳頭卻又無力鬆開。

  「脈門開啟儀式,現在開始。」隨着主持官的這句話,場間的氣氛一下子活躍了起來。

  第一位上場的,是外門長老孫旭的兒子,僅僅七歲,把手放在展武台上,不一會兒,就有印記顯現出來,那是一隻火鳳的形狀。

  「火系脈門,等級二品。」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