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白月光知乎》[舊日白月光知乎] - 舊日白月光知乎第12章  

陸知宴朝沐秋煙走近,沐秋煙抿直唇線,身體綳得很僵硬,結果,陸知宴並沒有動她,而是屈尊降貴地在那張側臉畫旁邊蹲下身。
側臉畫被毀,看不出原本的樣子,但地上還散落着一些側臉畫的初稿,陸知宴一張張撿起來,翻看着。
他看得很認真,讓沐秋煙震驚的是,他臉上甚至浮現出幾分讚賞!
頭頂的燈光垂直落下,光束灑在他的臉上,光是昏黃的,帶着一股溫柔,這令陸知宴也沾染上這股溫柔氣息。
「咚。」
沐秋煙清晰聽到自己心跳的聲音。
「都是你畫的?」
陸知宴抬起頭,平和地詢問沐秋煙。
沐秋煙站着,陸知宴蹲着,這是沐秋煙第一次從上往下看陸知宴,從這個角度看,陸知宴的眼睛更像是漆黑的漩渦,勾着人往裡頭陷。
同時,這也是陸知宴第一次這麼平靜地和沐秋煙說話。
沐秋煙莫名有種想哭的衝動。
八年時光啊,她等了八年……她點頭,努力剋制住哽咽,說:「是。」
陸知宴拿着那一沓初稿站起身,他說:「畫得很好,還是第一次見到有人把我的側臉畫得這麼好。」
沐秋煙知道自己的繪畫水平,也有很多人誇獎過她,就連聞名中外的一位大師都誇她有天賦,是老天爺賞飯吃。
但她……好像從沒有一次,像現在這麼開心。
原來,她在期盼陸知宴的誇獎啊,明明已經二十六,竟然還像小孩子一樣,被誇獎之後會開心。
「很有天賦。」
陸知宴繼續說,說完,他朝沐秋煙一笑。
沐秋煙狠狠一怔。
這是陸知宴第一次正兒八經地對她笑,不是嘲笑、不是譏笑,更不是冷笑。
今晚的第一次實在太多,一時之間,沖昏沐秋煙的頭腦。
她真心道謝,「謝……」可,她的話尚且沒說話,就看到陸知宴臉上那抹笑一點點轉化成陰鷙。
陸知宴臉色陰沉,在沐秋煙面前,將那些初稿從中間撕開,揚在沐秋煙臉上,「沐秋煙,你這麼有天賦,那就廢了你的手,怎麼樣?」
「畢竟,念念是清清留給我的寶貝,你動了想要傷害他的心思,我怎麼也要毀掉你最寶貝的東西,不是嗎?」
「你說什麼?」
沐秋煙懷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