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白月光知乎》[舊日白月光知乎] - 舊日白月光知乎第11章  

究竟是誰?
沐秋煙屏住呼吸,腦子裡一片混亂。
小男孩一看就是五歲左右,是五年前出生的。
雖然五年前沐秋煙車禍失憶,但她沒生過孩子啊!
那這個孩子是誰的孩子?
有一個答案逐漸在沐秋煙腦海中成型。
恰在此時,小男孩陰沉沉地睨着她,一個小孩子的眼神竟然像毒蛇一樣狠辣,他咬牙切齒地說:「你是在罵我有娘生沒娘養嗎?」
「是的!
就是這樣,我沒有媽媽教育長大,因為我的媽媽,被你這個殺人犯給殺了!
!」
小男孩一字一頓,咬字特別清晰。
沐秋煙一下子亂了。
這是……沐清清和陸知宴的孩子?
是了是了,這個孩子的確跟她長得很像,但也跟沐清清很像。
沐秋煙僵在原地。
「知道我媽媽是誰了嗎?
我叫陸念清,我是沐清清的兒子!」
陸念清臉上沒有半點童真,鋪滿一些成年人都表露不出的恨意。
「你拆散我的爸爸媽媽,之後害死我媽媽,現在還敢畫我爸爸的畫像,你有什麼資格不讓我毀掉那些畫?」
陸念清滿眼仇恨,「我今天不僅要潑你的畫,還要潑你!」
下一秒,他便拎起小桶,將桶內的顏料潑在那張側臉圖上。
沐秋煙方才在出神,等她回神再去遮擋那幅畫,已經來不及了。
畫,毀了。
沐秋煙不知道為什麼心口一陣刺痛,好像被毀掉什麼珍寶一樣,她蹲下身立即去搶救,可是顏料一點點滲到畫紙內,逐漸暈染,逐漸毀掉畫紙上的筆觸。
原本一張線條流暢的畫作,頃刻間變成一張廢紙。
「你真噁心人,明知道我爸爸心有所屬,只愛我媽媽,卻一副深情款款的樣子,真下賤!」
小孩子明明該單純明媚,可面前這個小孩卻能毫無心理障礙地喊出「下賤」這些字眼,沐秋煙不可避免地皺眉。
她抬頭,冷淡凝視陸念清,「我沒有搶你的爸爸,結婚之前從沒有人告訴過我,你的爸爸媽媽相親相愛。
後來我嫁進來,知道你爸爸心有所屬,我提出過離婚,是你爸爸覺得我別有圖謀,不肯離!」
「至於你的媽媽,我從沒害過她,她的死,是她自導自演!」
「我清清白白,敢對天發誓沒有對不起你們一家三口,相反,是你們一家三口一直在傷害我。」
沐秋煙眉眼清冷,「現在,為毀掉我的畫這種惡劣行為向我道歉!」
陸念清到底是個小孩,心理再怎麼成熟,他也僅僅才五歲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