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白月光知乎》[舊日白月光知乎] - 舊日白月光知乎第10章  

她一步步後退,「滾開。」
歪嘴男:「不不不,你不該喊滾開,你該喊,快來!」
說完,他淫/笑着撲向沐秋煙。
獨眼男和另外一名刀疤男也都跳下摩托車,朝沐秋煙去。
一步、兩步……他們越來越近,特別是那名歪嘴男,距離沐秋煙只有一步之遙。
「美女,哥哥來了!」
歪嘴男亢奮地大呼一聲,張開手臂,身體前傾想要去摟沐秋煙。
渾濁的酸臭味撲鼻而來,下一秒,歪嘴男將沐秋煙壓倒在地上。
沐秋煙的心砰砰直跳,極致的恐慌向她襲來!
粗糙的手碰上她手臂的皮膚……千鈞一髮之際,沐秋煙一把抓下衣服上的胸針,她將針頭狠狠**歪嘴男的男性「尊嚴」上。
「啊啊啊啊——」夜深人靜的郊區,男人殺豬般的聲音分外刺耳。
「你這個賤人,你他娘給老子鬆手!」
歪嘴男疼得面色漲紅,嘴唇都紫了,強壯的身體篩糠一樣顫抖個不停。
沐秋煙感覺到血流了她一手,黏糊濕熱,觸感噁心。
她咬緊牙根強忍吐意,一把抽出胸針。
她抽出後,歪嘴男便從她身上滾下去,在地上直打滾,捂住某個部位嚎叫,「大哥,二哥,幫我報仇,嘶、幫我弄死這個娘們!」
剩下的獨眼男和刀疤男醜陋的臉因為憤怒更加難看,沐秋煙吞了吞口水,她站起身,用血淋淋的手舉起胸針,「你們敢嗎?
!」
胸針的針尖上聚集一滴滴血珠,吧嗒吧嗒往地上掉。
更嚇人的是沐秋煙的手,都是血。
「你們想和他一樣當太監嗎?
光腳的不怕穿鞋的,我胃癌晚期,不怕死!」
沐秋煙高聲喊。
「疼啊,疼!

大哥二哥,救我啊,我不想當太監!
快送我去醫院,我還想金槍不倒呢!」
歪嘴男喊叫不停。
獨眼和刀疤兩個人彼此對視一眼。
獨眼聲音嘶啞:「今天放了你,但你記住,你惹上我們了!」
說罷,獨眼和刀疤兩個人便去將歪嘴扶起來,弄到摩托車上。
很快,摩托車捲起一陣風,騎遠了,消失在沐秋煙的視線中。
沐秋煙始終維持剛才那個舉起胸針的動作,又擎了兩三分鐘,她的手上卸了力氣,胸針從她手裡滑落,砸在地上發出噹啷的聲響。
這道聲音將沐秋煙從方才的恐慌中拉出來,她大口呼吸平息急速跳動的心跳,然後撿起地上的胸針,一秒都不敢在這個地方呆,加快離開的步伐。
十分鐘後,沐秋煙終於回到清苑。
她一路小跑,原本最起碼要二十分鐘的路程,硬生生被她壓縮一半。
直到踏進清苑大廳的門,她的心才算徹底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