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白月光知乎》[舊日白月光知乎] - 舊日白月光知乎第8章  

到時候檢查結果出來,天知地知,你知我知。
可以嗎?」
沐秋煙已經預感到結果會有多惡劣,她提前拜託蘇雲聲幫忙隱瞞。
她不想重病纏身,還要被陸知宴諷刺羞辱。
陸知宴如果知道她得病,只會覺得她裝病演戲。
蘇雲聲一個月前剛回國,加之他之前一門心思搞醫學研究,他對陸知宴和沐秋煙之間的事情一無所知。
直到現在,他才意識到,這對夫妻之間很奇怪。
「可以嗎?」
沐秋煙和蘇雲聲四目相接,再次問道。
沐秋煙的眼睛清澈透亮,漆黑美麗,猶如矇著霧氣的琥珀珠寶,美中帶着些許的脆弱。
被這樣一雙眼睛直直盯着,蘇雲聲的心跳比之前加快一點:「可以。」
這兩個字說出口,蘇雲聲愣住了,他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麼會答應沐秋煙。
沐秋煙沒發現蘇雲聲的失神,「謝謝。」
蘇雲聲回神,溫和微笑:「客氣了。」
兩個人再沒說其他,蘇雲聲有事要忙,離開病房。
沐秋煙眼皮沉甸甸的,她重新躺下睡了過去。
……「嗯……唔、呃!」
難得一次沒做噩夢的睡眠,沐秋煙卻仍舊覺得喘不過氣,好似有一雙大手用力扼住她的脖子。
不對……真的有人在掐她的脖子!
呼吸愈發逼仄,沐秋煙艱難睜開眼,正面對上陸知宴森冷可怖的眼,「你這個賤人,演戲裝病勾引雲聲,可真有你的!
說,勾引雲聲想做什麼!」
陸知宴語氣冷如冰塊,充滿戾氣。
而他掐住她脖子的左手,也不間斷地加重力氣。
陸知宴看了清苑的監控,沐秋煙是被蘇雲聲抱着離開的,沐秋煙的臉都貼在了蘇雲聲的胸口,別提有多麼親密!
那一幕,看在陸知宴眼裡簡直不要太刺眼,刺眼到他現在胸口積蓄滿腔怒火,掐死沐秋煙都不足以泄他的憤怒。
「心裏還愛着我,卻能跟別的男人拉拉扯扯、親親我我,沐秋煙你真是讓我大漲見識!」
「起來!
別演了,你以為我會像蘇雲聲一樣,被你卑劣的演技糊弄嗎?」
沐秋煙聽着這一連串的話,一副要哭卻哭不出來,要笑同樣笑不出來的表情。
她自我調侃,她大概有未卜先知的能力,看吧,跟她猜測的一模一樣,陸知宴就是以為她在演戲。
她該慶幸自己未卜先知,不去自討苦吃,還是該悲哀她愛上這麼一個沒心的冷酷男人!
「咳咳,」沐秋煙咳嗽着,艱難地吐出一個個字,「我跟別的男人親親我我,你這麼生氣做什麼?
難不成,你吃醋?」
明知道陸知宴生氣不可能是因為吃醋,沐秋煙還是這麼說了。
她不知道自己出於什麼目的,或許是為了噁心陸知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