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白月光陸知宴》[舊日白月光陸知宴] - 舊日白月光陸知宴第48章  

我……挺想知道的。」
男生一腳踹開她的手,「呸,你個殺人犯也配!」
登時,沐秋煙手裡的鐲子摔在地上,碎成好幾塊…………從海市折返京市的路上,時景不停加速加速再加速。
摩托車快到只留下一道殘影。
十分鐘前,他一位黑客朋友給他發來一條直播鏈接。
他起初不知道那位朋友的意圖,點開後,他什麼都懂了。
有人假裝成他去欺騙沐秋煙!
一般人不清楚,他卻很了解,那個假扮他的人之所以那麼像沐父,是經過專門的偽裝。
通俗點說,便是易容。
時景看着那個冒牌貨義正言辭地虐待沐秋煙,逼迫沐秋煙自己捅自己的樣子,他想殺人!
他看着沐秋煙固執地解釋自己沒搶男人、沒殺過人,自己是被陷害的,一遍又一遍……他心裏一抽一抽地疼。
看到沐秋煙把身上唯一值錢的鐲子送給那個冒牌貨,卻被冒牌貨一掌拂開,打翻在地,他的眼裡蹦出一條條的紅血絲。
「嗡嗡。」
手機一響,時景便接通電話,冷酷至極,「說話。」
那邊的人告訴他,「阿景,很抱歉,之前和你一起查過你母親的生平後,我順手查了你的姐姐。」
「她沒殺過人,不出意外,她應該是被那個奪走你身份的沐清清設計陷害的,這些年來,你姐姐因此進過監獄,兩年來受盡折磨。
出獄後,陸知宴對她進行一系列非人折磨,先毀她的工作、再毀她的手害她拿不起畫筆、之後又要用她的肚皮逼她懷孕給沐清清的孩子治病,總之,各種傷害層出不窮。」
時景踏馬聽着這些話幾乎快瘋了,他怒吼,「為什麼不走!
她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