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白月光陸知宴》[舊日白月光陸知宴] - 舊日白月光陸知宴第46章  

時景戴上黑皮手套,將王芬琴的手指撿起來,找包裝袋包裹起來。
然後,他靈活地把玩槍支,面無表情地看向王家父子。
「我們什麼都不知道,這跟我們無關啊。」
「都是……都是孩子媽那個臭娘們搞出來的事情!」
他們瘋狂推卸責任。
時景:「五分鐘內,搬離這裡。」
「一天內,還清我給你們所有的錢。」
「否則,就用你們的命來償還虧欠我的一切!」
王家父子連連點頭:「是是是,好好好,我們什麼都聽你的,這就搬!」
被嚇壞的王家父子戰戰兢兢地搬起地上的王芬琴,一秒鐘都不敢多呆,灰溜溜離開這棟洋房。
洋房裡的傭人們早被吵醒,他們大氣不敢喘,生怕被遷怒。
「你,過來。」
時景隨手點了一名傭人。
傭人抹了把頭上的冷汗,低頭走過去,「時……時少。」
時景將王芬琴的手指扔到他懷裡,「郵寄到京市沐家。」
「再帶句話,提醒沐老先生和陳玉蓮女士,下一步,我要收拾他們了。
至於取走他們的什麼部位,看我心情。」
傭人哆嗦得幾乎要倒下,時景及時扶住他。
微微弓腰,時景和傭人視線齊平,「事情辦好,王家還我的錢便都是你的。」
說完,他轉身離開洋房。
屋外立馬響起絕塵而去的摩托車響聲。
時景飆車來到海市,來到母親那家療養院門口。
療養院外頭的血早被清理乾淨,看不出死過人。
時景坐在花園石階上抽煙,盯着方潔墜樓的那塊地方,眼睛一下都沒眨。
好半晌,他苦笑。
他期盼喊一聲媽媽,怎麼這麼難呢?
陰陽兩隔,他這輩子都沒辦法當面喊方潔一聲媽媽。
同樣的,方潔永遠到死都沒見過他。
「嗡嗡。」
手機在震動。
時景拿出手機,上面顯示着沐秋煙三個字。
時景看過一眼,飛快拿開手機,按斷連線。
經過調查,時景把方潔的死弄得一清二楚,他不可避免地恨沐秋煙這個姐姐。
如果不是沐秋煙因為嫉恨害死沐清清,陸知宴不可能報復她,方潔便不會因為陸知宴那些殘忍的報復受刺激,從高樓上縱身跳下。
如果不是沐秋煙和陸知宴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