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白月光陸知宴》[舊日白月光陸知宴] - 舊日白月光陸知宴第45章  

「沐小姐,你賭不起吧,畢竟找到你弟弟是你母親死前的遺言,你敢不完成她的遺願嗎?」
「所以,兩小時後,如果凝月沒有完璧歸趙,平平安安回到許家,你就等着給你這位可憐的弟弟收屍吧!」
短訊一條接着一條,期間還有一張彩信。
沐秋煙盯着那張照片看了許久,手機幾乎都拿不住。
沐秋煙不像沐父,也不像她的媽媽,她是挑着長兩人的優點,是兩人的結合。
但照片里的男生,跟沐父幾乎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
這便是她的親生弟弟嗎?
答案已經在沐秋煙心中。
百分之九十,照片里的男生便是她的弟弟。
弟弟要救,但許凝月……同樣不能放!
沐秋煙抿唇,當即給X發了一條消息,「麻煩您一下,您能幫我定位一個號碼現在的所在地嗎?」
那邊沒回。
此時,清河路街道。
一輛拉風的摩托飛馳開走。
一路飆速,原本將近半小時的車程,時景僅花費十分鐘,便抵達目的地。
在一棟小洋房前,他邁開長腿,快速下車,用力敲門。
時景不愛說話,為人冷淡,這是他為數不多的一次情緒外泄。
「開門!」
他的聲音啞到聽不出原本的聲色。
「誰啊誰啊,大半夜吵吵什麼?」
屋內響起煩躁不耐煩的聲音。
時景聽這道聲音聽了整整23年,就是這道聲音的主人——他的養母一直告訴他,他是被親生母親拋棄的孩子。
之前他無法確定親生父母是誰,什麼東西都查不到,便愚蠢地相信養母的一家之言。
但就在剛才,他發現一切都不是這樣的,他不是被拋棄的孩子,而是被狸貓換太子的太子。
他的生母是愛他的,死前的遺言都是找到他!
時景在暗網找到了母親跳樓的視頻,他一幀幀畫面截圖,卻截不到母親一張完整的臉,那一張張截圖上,母親的臉上血肉模糊,觸目驚心!
「吱嘎。」
洋房的門開了。
王芬琴揉着眼睛,睡眼惺忪,瞧見擾她美夢的人是時景,她的火氣更大了,不分青紅皂白,撈起門旁的笤帚便往時景身上打。
「你這個小雜種,大晚上的,你幹什麼!」
在今晚之前,時景時刻感念王芬琴的養育之恩,任由打罵,任由王芬琴一家老小吸血,給他們錢,給他們建小洋樓。
但今天,時景不會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