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日白月光陸知宴》[舊日白月光陸知宴] - 舊日白月光陸知宴第44章  

短短一天的時間,她的神經全都綳得特別緊。
現在許凝月終於伏法,她的神經好似瞬間舒展開。
極度緊張的狀態突然鬆懈,沐秋煙眼前發黑,一陣眩暈,身體軟綿綿一點力氣沒有。
她扶着牆壁,無力地坐在牆根。
這麼坐了不知道多久,她感覺到身體一輕,有人把她抱了起來。
清冽的松木味撲鼻而來。
沐秋煙的睫毛像小扇子一樣撲閃好幾下,然後緩緩抬眼,入目是陸知宴放大的臉。
沐秋煙就好似驚弓之鳥,身體忽地緊繃起來,胸口起伏兩下,她壓低聲音,警惕道:「陸知宴,你又想做什麼!」
一聽這帶刺的話,陸知宴眉頭皺起,他低頭,不悅道:「沐秋煙,我在你心裏就這麼不堪?」
他剛才看到沐秋煙孤零零雙目無神地癱坐在地上,一時之間動了惻隱之心而已。
雖然這點憐惜不該存在,可等他反應過來,已經將沐秋煙抱了起來。
本來就不爽,再加上沐秋煙的排斥,他更不爽了。
「我從沒否認過許凝月的罪責,只是晚一陣子懲罰她,讓她物盡其用而已。
這並沒有什麼錯。」
陸知宴說,「更何況,如今許凝月已經被警方帶走。」
「在這之前,我也讓你出過氣,你剛才捅我捅得不夠暢快?」
陸知宴越說越不悅,「而且,你將念念一個孩子牽扯到成年人的世界,我都沒懲罰你,你在生什麼氣?」
一腳踹開門,他將沐秋煙直接扔到床上。
沐秋煙被摔疼了,疼這一下,她反倒放鬆許多,「這才是你。」
冷漠、冰冷、無情得像對待抹布一樣對待她。
沐秋煙的話無疑讓陸知宴氣上加氣。
他本以為,沐秋煙最起碼會關心一下他的傷勢,怎麼都沒料到她會輕飄飄扔下一句諷刺。
陸知宴想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