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山河:農門有女傾天下》[錦繡山河:農門有女傾天下] - 第九章開心變糟心

第九章開心變糟心

恩人?有這樣的恩人,楊心覺得是倒了八輩子的霉了,肯定被火星撞上了地球,導致大氣層中的粒子紊亂了,所以才會賜她這麼一家親戚。

「爹,恩人的表達方式有很多種,不是說你一味的滿足他們的貪念,你就是報恩了。這樣只會讓他們更加的不知滿足,得寸進尺。」

楊心可不把這樣的親戚放在眼裡,她唯一要維護的就是楊家而已,一個給她溫暖家庭的人。其他人都是浮雲。

楊父聽完楊心的話,倒吸了一口涼氣,為此辯解道:「心兒,話不是這樣說的,想當年我上山砍柴,要不是你大伯,我想今天就不會有我了。」

死前楊長林親生女兒的記憶還保留在楊心的腦海裏面,她知道事情的來龍去脈,這件事情已經被大伯家那口子說的嘴皮子都快爛了,以前一來要東西,就是說這些話,算是她的一個借東西的借口了。

長此以往,形成習慣,楊父也是睜隻眼閉隻眼的不去計較。可現在不同了,她雖然是十二歲的楊心,但在二十一世紀已經是二十八歲的女人,有自己的思想,有自己的主張,再怎麼樣也不能任憑別人擺布。

「爹,我知道,是大伯捨命救了你,但是您也要清楚,我們家也是一大家子人,靠着您養活。

你看看今天,大伯娘來要碗,明天就是米,可是咱家的米已經見底了,拿不出來了,難道還要給嗎?娘親多少年沒有換一件新衣服了?拿回來的幾文錢都被他們一一借走,誰還過?」

面對楊心的質問,楊父說不出話來。啞口無言的看着自己的女兒,最後便是支支吾吾的。

身為家中的頂樑柱,他沒有盡到作為一名丈夫的責任,沒有為孩子們做一個好榜樣,給他們一個幸福寬裕的家就是錯。

「可心兒,再怎麼樣我們也不該那麼對他們,再說了,你二伯要不是他在寒冷的冬天給我救濟的糧食,爹也活不到現在啊。」

糧食?楊父不提還好,一提楊心的火就上來了,什麼糧食啊,那明明就是糠,連畜牲都不吃,難以下咽。

這算是救濟?不如說是給的狗食。楊心對他的大伯二伯一絲好感也沒有。全身心的抵觸。

「爹,別說了,我是不會改變我的想法的。而且你也看見了他們今天根本就沒有給我們家留下活路的機會,哥哥弟弟也要吃肉,難道你就忍心看着家人餓着餵飽別人?」

楊心說的話無疑不是根針刺進楊父的心裏。她就算知道會讓楊父心中流血,也會說出來。

畢竟在這樣惡劣的環境之中人活着才是首要地位,只有存活了下來才可能填飽肚子,發財。

「爹,我困了,明天我會和哥哥們一起?再去山上捉些野兔和山雀回來,您早些休息。」

楊心起身走向了裡屋,留下楊父一人在院子里和星辰相伴。

煙草最後的圈兒在空中翻滾,楊父雙手撐膝值起了身子。

他去拿了一些竹條兒,還有繩子,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