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山河:農門有女傾天下》[錦繡山河:農門有女傾天下] - 第四章說媒

第四章說媒

白玲從未見過這麼兇猛的楊三媳婦,一時間也不敢在輕舉妄動。

於是又大喇喇坐在了地上哭鬧的直蹬腿。

「你個遭瘟的婆娘……啊啊竟敢打我!老三啊,你可得給大嫂個說法啊!你看給我打的……」

「閉嘴吧!」

剛拉開兩人的楊父此刻也是滿心怒火,真是沒有想到這個白玲竟然得寸進尺!

再一瞧地上的委屈的楊心,楊父也顧不得什麼親戚之間臉面厲聲道:「我敬你所以還叫你一聲大嫂,但今天你若再得寸進尺鬧個沒完,就休怪我讓你知道知道什麼才叫做真正的欺負!」

說著冷哼一聲輕柔的抱起還坐在地上的楊心向裡屋走去。

白玲哪裡見過這樣的楊父,那股子威懾力比她家的楊大都要厲害,當即慘白了臉面,灰溜溜的跑了出去。

鄰居見她沒討好,皆是狠狠的笑話她活該。

楊心聽見那個臭婆娘終於走了,心裏樂的不行,那種奇葩一味的忍讓只會讓她更加的分寸進尺罷了。

王九鳳拍了拍身上的灰,也來到了楊心的房間。

楊心連忙驚喜的說道:「娘,你剛才好厲害啊,三下五除二的就將她打敗了!」

王九鳳卻沒在意這個,而是關心的說道:「心兒剛才有沒有傷到?剛才被吵得都沒有吃飽飯吧?娘去給你端來再吃一點。」

說完也不等楊心在說什麼,就轉身出了門去。

她已經心裏感動的不行,有這樣護自己的爹娘在身邊,何其有幸。

「心兒,剛才場面混亂,一定嚇着了吧?剛才見你喊疼,可是傷口又裂開了?爹給你去叫周村醫再來給你瞧瞧吧?」

楊心見楊父作勢真的要走,連忙伸手拉住他的衣袖道:「爹,女兒沒事啦,剛才喊疼是我故意的,否則那大伯娘肯定會更加過分的。您剛才不是也看見了,村裡的鄰居都幫着咱家說話呢!看她以後還敢來!」

楊父皺眉,確認再三才勉強相信了楊心。

不過心兒從前一向膽小怯懦,人多時候話都不敢說,今天卻幫助大家解了圍,而且自從心兒醒來性子也活潑了不少。

但細細想來,楊父又覺得女兒這樣挺好,至少將來嫁人也不會受欺負。

思及此,楊父也放下心來。

「心兒,還好飯菜沒涼,娘喂你再吃點。」

「娘,我剛才都吃好了,已經都不餓了呢。」

楊母卻還不放心,只當是小姑娘還沒有從剛才的驚嚇中反醒過來,拿起粥碗絆了些青菜就喂到了楊心的嘴邊。

「不行,剛才心兒都沒吃幾口,就被那婆娘給攪和了,乖聽娘的話,再吃點。」

瞧着王九鳳那擔憂的眼神,楊心不忍拒絕,只得無奈的張嘴將粥咽了下去。

心裏卻是像艷陽高照的春日,和煦溫暖。

翌日。

楊心剛起床就被一陣吵鬧聲給吵得不得消停。

原因是昨日那灰頭土臉出門去的白玲不肯善罷甘休又找上了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