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70年代》[錦繡70年代] - 第9章 滿臉的牛糞

雙水村通往縣城的只有一趟公交,每天早上不到六點村外的大道口就等滿了人。

此時天剛朦朦亮,蘇錦繡吃了一塊昨晚剩下的玉米麵餅子,就背着沉甸甸的背簍急沖沖的跑過來。

眼見車還沒來,她微微鬆了口氣。

這趟公交從臨村出發,過來就是六七點鐘,沒固定點數,但來遲了,坐車的人太多,有可能都擠不上去。

蘇錦繡背着背簍,擔心一會兒不好上車,就站在了略靠後的地方,想着等人們上的差不多了她再上去。

剛放下背簍,前方就傳來一聲招呼。

三四米遠的地方正站着孫少安和她媳婦兒香萍,笑眯眯的和她打着招呼。

孫少安身邊也放了着一個背簍,但是背簍里空空的,裏面就放了綠色的軍用水壺,裏面是裝着孫大娘一大早給沖好的紅糖水,給兒媳婦路上解渴。

也是,去一趟縣城不容易,可不得去百貨大樓好好逛逛,買點時興的好東西。

蘇錦繡正和香萍討論着一會兒忙完要去哪裡逛逛。前邊傳過來一陣嬉笑聲。

一個嬌滴滴的聲音說道「嫂子,去縣城了,你要帶我去百貨大樓,給我買今年新到的的確良格子布,做成背帶裙,可漂亮了!顯得特別時髦,你說是不是……」

另一個溫柔的聲音回答道「好,帶你買!我們學校的年輕女老師都這樣穿,你穿着一定也特別漂亮……」

這聲音聽着有點熟悉,蘇錦繡忍不住轉過頭去。

只見一群人中,有一個穿着紅底白花棉衣,青色棉褲,梳着兩一條油亮亮的麻花辮的女孩子,可不就是趙翠翠。

她手挽着的年輕婦女,留着一頭齊耳的短髮,穿着藏青色的確良外套,手裡還提着一個公文包,正中印着:為人民服務五個大字。

年輕婦女的另一邊站着一個國字臉的男人,眉眼間和趙翠翠有幾分相像,此時正繃著臉,不苟言笑的樣子。

趙翠翠一邊看着旁邊緊繃著男人,一邊搖着年輕婦女胳膊「嫂子,你待會可要護着我點兒,可不能讓人擠着我了」

聽到這話,緊繃著臉的男人蹙起眉頭瞪了趙翠翠一眼。朝旁邊挪開一步。

這兩個人蘇錦繡不認識,但從他們的對話曉得,這是趙翠翠在縣城教書的二哥趙仁文和二嫂。

見到幾人,蘇錦繡在心裏暗道一聲晦氣,忍不住往旁邊挪動腳步。

雖然她不怕趙翠翠,但並不想見到她。

但往往事實如此,越怕什麼就越來什麼。

她往旁邊一挪,趙翠翠的眼光就看了過來。

一眼瞅見蘇錦繡,趙翠翠的臉色就變了。插着腰,幾個快步就來到蘇錦繡的跟前。一手指着蘇錦繡怒道「蘇錦繡,你怎麼在這裡?難道是要到縣城去?誰准你去的?」

她二哥二嫂也看到了蘇錦繡。

大概是覺得趙翠翠像潑婦一樣的大喊大叫不體面,臉上不怎麼好看的在原地。趙翠翠倒是不管不顧的大聲嚷嚷起來。

「小賤人,我可警告你!我趙家可不是好惹的,你要是敢去縣城亂說八道,小心我撕爛你的嘴」

趙翠翠邊說邊還做出惡狠狠扇耳光的動作。

看着蠻橫無理的趙翠翠,香萍上前一步就要和她理論。被蘇錦繡一把抓住。

聽着她一口一個小賤人的叫着,蘇錦繡也惱了火。她似笑非笑的瞟了眼趙翠翠身後的趙仁文冷笑道「好大的官威啊!知道的,你趙家是出了一個人民教師和村支書,不知道的,還以為你們家是當了土皇帝呢!」

這話一出,趙仁文兩口子頓時同時變了臉色。

趙翠翠更是急得滿臉通紅,張嘴就罵「你滿嘴噴糞,我要撕爛你的嘴…..」

蘇錦繡冷冷的瞧着趙翠翠,淡淡的說「看來有的人是記性不好,昨天才警告完,今天就忘記了。

也好,我們今天就去縣委辦公室,去好好說道說道。看看趙家到底有多不好惹,看看到底誰是小賤人。」

趙仁文瞬間拉住趙翠翠「住嘴,別說了」

趙翠翠氣的亂跺腳道「二哥,明明是她不講道理…」

看見趙仁文臉色鐵青,趙翠翠縮着頭不敢再亂說話了。

這時趙翠翠二嫂站出來,臉上堆着笑容打圓場「蘇醫生,別生氣,翠翠小孩子家家的不會說話。」

她看了眼蘇錦繡腳邊裝的滿滿當當的背簍接著說道「翠翠的意思是,蘇醫生今天怎麼不在衛生所上工?去城裡有什麼重要的事嗎」

蘇錦繡不想理會一旁恨不得用眼神殺死她的兄妹倆,拎着背簍走到旁邊遠一點的地方。

孫少安見蘇錦繡沒有解釋的意思,但周圍人多,誤會蘇錦繡誤工就不好了。於是拿出介紹信,展開給周圍的人看看說道「蘇醫生是去縣城醫院辦公務,有介紹信的,可不是亂跑」

等車的人都是雙水村的,都在一旁看着熱鬧。尤其幾個大嬸,盯着趙翠翠和蘇錦繡交頭接耳,竊竊私語。就差沒人手裡再拿把瓜子了。

蘇錦繡覺得晦氣,大早上被一隻瘋狗亂咬,影響心情。

而趙翠翠正氣的一雙眼睛泛紅,死死的盯着蘇錦繡的背影。

她心裏翻滾着酸水,嫉妒就像針一樣扎的她心底生疼。

今天的蘇錦繡看上去更漂亮了。遠遠站在那裡,就是一道讓人移不開眼的風景。

明明兩人都是紅底白花的大棉襖,青色的大棉褲。自己穿着就膀大腰圓大土妞,怎麼看都不洋氣!

蘇錦繡穿着就襯得腰細腿長,婀娜多姿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