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繡70年代》[錦繡70年代] - 第2章 想吃魚了

蘇錦繡不缺錢, 原身平時有家裡補貼,這點東西她未必看在眼裡,但是方誌強就不同了,他家庭困難,要拿出來必定要傷筋動骨。原身雖然是自己跳河的,但到底是因為他丟了性命。要點補償蘇錦繡覺得理所當然。

但是,有的人不這麼覺得

聽到蘇錦繡的話,趙翠翠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高聲道「你搶錢啊?蘇錦繡,你還要不要臉?」

說著嗖的一下從地上站起來,扶起快要凍僵的方誌強「我們走,我看她是瘋了」

趙翠翠只覺得蘇錦繡不可理喻,送出去的東西還要錢。但是不想一想蘇錦繡送方誌強東西是因為和他處對象。方誌強出軌了就理應退回來。

況且蘇錦繡要得並不多,她送他的上海牌手錶就要八十五塊,還要手錶票。手錶票可不是隨便弄得到的。要不是嫌棄方誌強使用過了,蘇錦繡一定要他把手錶還回來了。

方誌強看向蘇錦繡,現在的蘇錦繡讓他覺得很陌生,方才在橋上趙翠翠和她攤牌的時候她還是撒潑打滾,哭鬧不休的。現在卻變了一個人一樣,冷靜的和他們要賠償。

一個人的情緒越外漏越容易被人牽着走,現在冷靜的蘇錦繡讓他有種摸不透的感覺。

她眼神冰冷,眼底一抹譏誚,沒有了往日的愛慕,也沒有哀傷。就直直的看着他彷彿能將他看透。他突然覺得異常難堪的別過頭去,想要和趙翠翠一起離開。

趙翠翠的嚷嚷和方誌強沉默的探究都在蘇錦繡的意料之中。 方誌強從來都是這樣——凡事讓女人出頭的人。

原主一直覺得他溫柔體貼,凡事聽自己的。但在蘇錦繡看來他就是一個心機深沉的軟飯男。

「公社年底要對知青進行考核了吧?」蘇錦繡看着方誌強這番模樣,心底一陣鄙夷,不給他透點底他會一直模稜兩可。

蘇錦繡決定速戰速決,直接放大招。

「兩年一次縣委考察今年輪到我們公社了,你說個人作風不正應該算思想品德不端正吧?」一陣冷風吹來,蘇錦繡凍得呲牙咧嘴,說話都開始打哆嗦了。

「我們兩個男未婚,女未嫁,一直清清白白。怎麼就作風不正了」方誌強目光微微一凝,眼底戾氣一閃而過。

「嗬」聽了方誌強的話蘇錦繡冷笑出聲「這兩年,你給我寫了多少封情書你還記得嗎?

那些我都留着呢!你如何誘導我和你一起下鄉,如何哄騙我給你物資資助,還有那些海誓山盟……」

蘇錦繡頓了一下朝瞟了眼趙翠翠,輕蔑的接著說「還有她肚子里的種,不就是你作風不正的證據」

「今天晚上我要是沒有收到我要的東西,那些情書明天就會出現在縣委知青辦的辦公桌上」

你謀划了這麼久,不惜使用美男計就為了這個機會,值不值這個價,你自己掂量 」蘇錦繡完全沒有隱藏眼裡的嫌棄,語氣里是濃濃的譏諷的味道。

「你是怎麼知道的?」

「你不要管我怎麼知道的,反正我就是有辦法不讓你的計劃得逞」蘇錦繡不耐煩解釋。

聽了她的話,方誌強心裏慌亂一陣,勉強穩住心神道。

他盼望這個機會太久,太久了,為了抓住這個機會她可以不擇手段。他絕對不允許出現任何差錯。

這個消息很隱秘,蘇錦繡是如何知道的?她又是如何知道趙翠翠已經懷孕了的。方誌強雙眸一眯,看了眼擁着他手臂的趙翠翠,眼底泛起狠厲。

看見他的神色,趙翠翠瑟瑟的縮了縮肩膀,使勁搖了搖頭。她知道他生氣了,懷疑是她透露出去的。但是她除了她娘和方誌強誰她也沒說。

看到趙翠翠搖頭否認,方誌強是相信她的,那是什麼地方出來紕漏?他仔細回憶着。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