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諾》[金屋諾] - 第5章 籌謀

一行人繞過園內那玲瓏精緻的亭台樓閣,清幽秀麗的池館水廊來到前廳。

入眼便看見老神在在的父親和那冥思苦想的二哥在對弈。

父親陳午是一個很耿直的人,他有一頭黑亮垂直的發,斜飛的英挺劍眉,細長蘊藏着無奈的黑眸,削薄輕抿的唇,稜角分明的輪廓,父親的容貌在時光的腳步里也沒有老去的跡象。

是啊,父親當年也是壯志滿懷,意氣風發,只是娶了公主,便不宜入朝為官了。

二哥陳蟜撓了撓鬢角處,抬頭看見徐徐走來的阿嬌,求救道「阿嬌快來,這父親硬是拉着我下棋,我這破簍棋子哪裡是父親的對手呀。」

阿嬌看着眼前抓耳撓腮的二哥,笑出聲「二哥對自己倒是拎的清嘛,父親何必要抓着二哥附庸風雅呢。」

「嬌兒,你看看你大哥和二哥,整日府中不見人影,不學無術。再這麼下去怕早晚禍害了陳家家業!」陳午恨鐵不成鋼的開口。

陳蟜眼見父親又要破口大罵,急忙將黑子塞到阿嬌手中,慌忙尋個由頭溜之大吉。

阿嬌輕輕提起裙擺,坐到陳午對面,不假思索將黑子落到一處。

「父親,您可想過,二哥志不在這文人的風雅上?」

「你大哥生性平庸懦弱,只消不惹其禍端,但也能終其一生。蟜兒這小子從小就喜歡舞刀弄劍,最是頑劣不堪。」陳午手執一顆白子,憂心重重開口「咱們家蒙受皇恩,你不久也要與太子完婚,富貴榮華頂天了。但這月滿則溢,哪天這太皇太后西去,自古帝王多有忌憚外戚干政,陳家和竇氏日後什麼下場。」

陳阿嬌心中震驚,她之前鮮少與陳午促膝長談,常年在館陶膝下承歡,不諳世事。殊不知父親竟看的如此通透。

「父親所言極是,」陳阿嬌定定看着陳午,扯嘴笑到「這也是阿嬌想說的,我們陳家在朝中無人,多年依仗皇舅舅和外祖母的恩寵,確實是得罪不少權貴了。母親這些年往宮裡送的美人,插手朝中那見不得人的骯髒事,不知多少人記恨着呢。」

「阿嬌?」陳午聽到阿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