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諾》[金屋諾] - 第4章 心思

「轟隆!」

這六月的天就像小娃娃的臉,說變就變。白日還是晴空萬里,夜晚就電閃雷鳴。閃電像雪白的利劍,揮舞在黑壓壓的天空,周邊氤氳着朦朦的霧,給氣氛增添了一種不知名的抑鬱感。震耳欲聾的霹雷,沉悶的奏下,又似一條猛烈抽甩的藤鞭,伴着閃電,只一划落,天空,天空便撕裂出一條條光痕,好似一頭巨獸咧開着血盆大口,正欲吞噬萬物。

一道白光閃過陳阿嬌精緻的臉上,阿嬌躺在床上,久久不能入睡。一雙漆黑的眼睛定定的盯着帷帳上的蘇綉。

回憶着之前發生的事。母親從小就給阿嬌安排好了一切,要讓阿嬌做這天下最幸福尊貴的女子。當時的太子還是劉榮,母親欲結秦晉之好,奈何劉榮母妃栗姬娘娘狂妄自大,瞧不起這小小的堂邑夷侯府。轉頭母親便被那王娡拉攏,便吩咐當年送入宮中的各位美人編排算計栗姬。聯合朝堂,在皇舅舅面前提議,太子生母身份低微,應當大封為後,堵住悠悠眾口呀。

母親對從小一起長大的皇舅舅太熟悉了解,越是這樣捧高栗姬,皇舅舅越是厭惡。後宮栗姬狂妄自大,各宮妃嬪都被她處罰過,着實不是後位人選。而朝堂卻諸多大臣為栗姬請封,可見太子劉榮為了提讓自己的位置坐的更加牢固,使了不少心力手段去拉攏大臣,司馬昭之心,路人皆知呀。

而自古帝王多疑薄情。當兒子威脅到自身的地位榮耀時,也是毫不手軟的尋了錯處,廢了劉榮,封為臨江王。

母親和王娡的計謀得逞了,皇舅舅冊封了劉徹。

殊不知這劉徹一直是扮豬吃老虎,在皇舅舅,太皇太后逝世後,才展露出他的狼子野心,心狠手辣。

只是這榮哥哥,被趕去封地兩年後。不知是被人挑唆陷害,或者心存不甘,擅自在宗廟土地修建宮室,受到嚴格的審訊,最後自刎了。

陳阿嬌想着當年那個溫潤如玉的大哥哥,被設計陷害,就心疼不已。

如今劉榮剛去封地一年左右,過幾天太皇太后大壽將會回朝祝賀,自己定要規勸一番。

母親和父親是什麼時候感情出現問題的呢?陳阿嬌緩緩虛靠在床上。

陳午少時有一名侍奉在側的丫鬟春蓉,陳午尊從家族安排迎娶館陶,這館陶在宮內備受寵愛,嬌縱跋扈,對陳午呼之即來 揮之即去。哪裡抵得過那春蓉的溫柔小意,在阿嬌六歲時,館陶終日周旋於後宮。一來二去那丫頭竟爬上陳午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