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屋諾》[金屋諾] - 第1章 盡頭

一彎新月划過精緻的角樓,朦朧昏黃的月光灑落在琉璃瓦的重檐屋頂。迎着月光的微茫,永巷幽幽似看不到盡頭。時而傳來幾聲夜貓悲戚的低鳴,在這朱紅綠瓦的深宮中顯得異常冷清。

「走水了!走水了!」

一聲尖銳的哭喊聲打破這夜的寂靜,眼見各宮紛紛點起燭光。各宮太監宮女驚慌失措的捧着木盆,木桶,前去救火。

「師傅,」小林子慌慌張張的叫醒守在外殿打盹的蘇文。

「小兔崽子,找死啊你。」蘇文一巴掌拍在小林子的腦袋上,隨即理了理自己的衣帽「衝撞了陛下,你等着腦袋搬家吧!什麼事?」

「長門走水了,裏面那位生死不知……」小林子緊張的搓了搓手心裏的汗。

「這……這……」蘇文踱步想了想,劉徹批閱奏摺剛剛歇下,這不是老虎屁股上拔毛嘛。但這長門走水這等大事,別人不知道陛下對長門那位的心思,自己還能不知道嘛……

無可奈何輕輕扣了扣殿門「陛下,長門走水了……」

「人怎麼樣?擺駕,朕去瞧瞧!」殿內傳來一聲略微焦急的聲音。

蘇文鬆了口氣,還好,陛下這會沒有功夫責怪自己擾夢的行為。既而趕緊入內為皇帝更衣。

一襲銀白色常服,柔滑的錦緞蓋不住與生俱來的霸氣,一條金龍在袖口和袍上,金絲玉冠束起墨色的髮絲,清冷的目光一凜,劍眉輕揚,薄唇微抿,好看的側臉稜角分明,長身玉立。

劉徹擺了擺手,阻止了蘇文手中厚重的外袍「人呢?阿嬌如何了?」腳步流星的走出殿外。

「陛下,長門宮那位,生死不知……」蘇文小碎步的跟上前來,戰戰兢兢的回到。

劉徹抿緊嘴唇,綳起好看的下顎線。好看的墨眉微微擰成一個結,深邃有神的雙眸直視前方遠處的火光,看不出任何情緒。

火急火燎的趕到長門宮外,熊熊的火焰肆無忌憚的擴張它的爪牙,火苗像是一條兇惡的毒蛇,舔着舌頭纏繞在朱紅的房樑上,噼噼啪啪地作響!惡毒的火舌燃燒着一切,發出噝噝的怪叫。

劉徹隨手抓住一個端着重重的木盆,不知道是過於驚慌導致走路跌跌撞撞的小太監怒道:「人呢,皇后呢?」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