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鯉空間:權寵農家小嬌娘》[錦鯉空間:權寵農家小嬌娘] - 第2章

第2章 一朝回到解放前吳靜安一腳朝張承志踹了過去。
餅是我給的,你還敢搶?
再說,女的都是賠錢貨,那你娘我也是賠錢貨?」
不敢!
不敢!」
張承志被訓得面紅耳赤的,於是把怒火全部都撒到了陳三娘的身上。
誰准你上桌吃飯的?
這個家裡還有沒有一點兒規矩了?」
見陳三娘抖着肩膀起身,吳靜安氣不打一處來。
給老娘滾蛋!
誰家規矩不準女人上桌吃飯?
那你說我得看着你們吃唄?」
娘,不是那樣。
她是兒媳,得站着……」吳靜安氣炸了,指着他鼻子罵。
滾蛋!
你也不撒泡尿看看你是個什麼貨色!
就跟你爹認識幾個字,就覺得自己長能耐了!
秀才秀才沒混上,莊稼莊稼不會種。
三娘願意嫁給你你就燒高香了,還在這裡呼來喝去!
三娘為你生兒育女,家裡外面一肩挑,圖你啥啊?
圖你太廢物?
圖你嗓門兒高?」
一口氣罵了一通,吳靜安心頭的鬱氣總算疏解幾分。
這些臭男人,都是慣的!
陳三娘也就是個脾氣軟和的,放現代,早踏馬跟他離了!
不!
這種男人壓根不配有媳婦兒!
屋裏面,小四和囡囡排排站,眼睛滴溜溜地落在吳靜安身上。
陳三娘也被鎮住了。
半晌之後,她低垂着頭,捂着嘴巴,感動的眼淚簌簌落下。
娘,我做的也不好!
我……」吳靜安更氣了。
自己在給她撐腰,她咋不分好歹?
你是不好!
還學會跟你婆婆頂嘴了!」
婆婆說話,自然是不敢頂嘴的。
可是相公他……」既然不敢,那就給我閉嘴!
沒什麼可是不可是的,從明兒開始,承志帶着小四他們去地里抓蝗蟲。
至於三娘陪我去鎮上一趟。」
啊?
我?」
陳三娘心裏惴惴不安,可看看這個,望望那個,只能點頭應下。
不過,她心頭奇怪。
娘醒了之後,雖然和平時一樣粗聲粗氣地罵人,但卻比平時好了不少?
夜深人靜。
吳靜安偷偷摸摸地爬起來,去院子的一角扒拉出來一方手帕。
手帕里包着一枚玉佩和一套銀飾。
銀飾是原主婆婆傳下來的,說是什麼傳家寶。
說是銀飾,但工藝卻是好的,甚至上面還嵌了一個水滴狀的玉石。
如今是荒年,一個是大旱,一個是蝗災。
什麼時候能有餘糧,還不一定呢!
她握緊了銀飾,把玉佩重新埋進去。
或許是身體虛弱,或許是拿到了銀首飾有底氣,她一覺睡到大天亮。
六月的早上,她剛出門,熱浪滾滾而來。
張承志給她遞了一碗麵疙瘩湯。
娘,我跟隔壁吳家三叔說過了,他一會兒趕牛車去鎮上捎上你。」
吳靜安點了點頭,有點兒好奇。
老二老三呢?
我都病了,他們咋不回來?」
記憶是碎片,有些東西並不完全。
張承志頓了一下,詭異地看了吳靜安半晌,搖搖頭。
娘,您病得匆忙,未來得及通知!」
胡說八道!
我都在床上躺一天了,還匆忙?
究竟怎麼回事兒?」
憋了半晌,張承志才主動說了。
老二是個學徒,主家管吃喝,但沒銀錢。
原主上門逼他要錢,逼得老二自賣自身,換了一袋子細糧。
一袋子細糧吃完之後,原主又照葫蘆畫瓢,去找老三繼續要錢要東西。
老三是個機靈的,非但沒給錢,還跟原主大吵一架,要和原主斷絕關係。
原主一直被人捧着,供着,啥時候也沒被人這樣忤逆」過,回來之後,氣急攻心,就那麼沒了!
吳靜安在心裏把原主罵了個狗血噴頭,皺眉擺擺手。
我醒來之後,腦袋有點兒糊塗,有點兒東西忘了!」
張承志疑惑褪去,馬上緊張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