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錦鯉空間:權寵農家小嬌娘》[錦鯉空間:權寵農家小嬌娘] - 第1章

第1章 詐屍啦娘,您死得好慘啊!
孩兒不孝,讓您受苦了!」
娘,您放心走吧!
到下面可以和爹團聚了。」
……吳靜安煩躁地睜開眼睛。
這誰啊?
聲音像是在哭墳一樣難聽。
她轉頭看過去。
男人看着年紀不大,留着稀疏的鬍鬚,穿着破破爛爛的長衫,長發高高地扎在頭頂。
見她看過來,這男人高喊一聲詐屍啦」,白眼一翻,直接暈了。
吳靜安腦海里,自動跳出不少記憶碎片。
夭壽!
她是生在紅旗下,長在新花國的黃花大閨女,咋睜眼就成了大慶國的張吳氏?
更扯淡的是,她在花國相親都沒相幾個,這在大慶國都有娃了不說,連孫女都有了?
是自己睜眼的方式不對?
她閉上眼睛,又被開門聲驚醒。
一個瘦弱的女人端着木盆進門。
是兒媳婦兒陳三娘。
陳三娘臉色一白,手中的水盆頃刻被打翻,顫巍巍地往地上一跪,砰砰砰開始磕頭。
娘,您,您咋詐……睜眼了?
是不是不放心屋裡的一斗細糧?
您放心,我們都沒動,相公還說,要放進棺木里給您陪葬。
您,您閉眼吧!」
陳三娘說得好聽是善良,難聽是愚孝。
婆婆都死了,一群孩子餓的嗷嗷叫,也就這倆憨貨還惦記着把東西給她陪葬。
娘,您安心去吧!
棺木都準備好了,不能誤了時辰啊!」
吳靜安翻了個白眼。
連自己婆婆是死是活都分不清?
白活了!
她不說話,陳三娘就繼續磕頭。
娘,您是要帶幾個人下去伺候嗎?
您帶我就好,小叔和囡囡都還小,我能照顧好您的。
您不能胡來啊!」
吳靜安閉了閉眼睛,撲通」一聲往床上一躺,有氣無力地揮揮手。
我就是暈了,沒死!
去給我弄點兒吃的來。」
床上躺屍一天,滴米未進,眼前發黑,暈得慌。
陳三娘喜極而泣」,馬上爬了起來往外走。
好像只要不帶人下去,讓她做什麼都行。
等等,把你男人給弄出去!」
陳三娘馬上喊了院里的小四,艱難地把張承志給拖出了門。
吳靜安睜着眼睛,環顧四周。
泥土壘的房子,上面一層厚厚的茅草。
屋子裡雖然沒窗子,但也不黑,茅草房頂到處都是窟窿。
至於傢具擺設,一張木床,一個小柜子,旁邊還用兩塊木板和泥塊,拼了個桌子。
她內心的絕望鋪天蓋地。
為啥人家穿越一下就是千金劇本,皇后劇本,再不濟也是個種田文的村姑劇本,可她呢?
睜眼就是惡婆婆,開局就是家徒四壁!
這可咋整?
門吱呀一聲開了,陳三娘端着一個破碗,帶着兩個小蘿蔔頭走了進來。
乾癟瘦弱的小兒子,緊緊抱着一個她家大孫女囡囡。
兩個孩子,像是兩個小乞丐,衣衫襤褸,面帶菜色。
清一色的腦袋大,身子細,看起來像是一根木棍上戳個皮球,又像是大號的棒棒糖。
原主一共生了三個男孩兒,丈夫又從外面抱來一個,一共四個。
老大在家裡住着,照顧他們。
老二木訥老實,被送出去當木匠學徒。
老三去當了店小二。
加上小四和囡囡,以及張承志夫妻倆,一共七個。
七可真是個好數字呢。
一首歌里唱過,一根藤上七朵花。
一個電視裏面還說,召集七個龍珠可以召喚神龍。
陳三娘身子還是有點兒抖。
娘,您吃!」
吳靜安回神過來,看向小碗。
說是湯,實際上就是幾粒米,兌了一碗水,水裡還放了一點兒綠不拉幾,灰不溜秋的東西。
前世她老家農村餵豬的泔水都比這個強。
實話說,賣相來說,有點兒難以下咽。<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