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州往事錄》[荊州往事錄] - 第一章 春夜驚變 第八節

「孫大哥,」他試探着問,「能否跟您打聽個事?」

「什麼事?」孫大哥策馬跟曹陵的牛車並排,慢慢向前走着。

「兗州刺史曹操之父——曹嵩被殺,是怎麼一回事啊?」

聽到這問題,孫大哥扭頭環視四周,確定沒人之後輕聲說道:「怎麼,你對這事感興趣?」

「我死去的姐夫可能和這事有關,我想了解了解這件事。」曹陵坦誠答道。

「這件事——甚是怪異啊。」孫大哥搖搖頭,反問道:「你聽說的是怎樣的?」

「好像是曹嵩從琅琊出發,帶着一百多車金銀財寶,前往兗州投奔兒子。半路上,徐州張闓部兩百騎兵跟了上來,假意護送。走到華縣、費縣之間,張闓騎兵突然動手劫殺,然後瓜分了財寶跑路,後來好像是投奔了袁術。」

「好了好了,你聽說的這些已經疑點重重了。」

孫大哥臉上掛着微笑,皺皺眉頭繼續說:「首先,兗州和徐州剛打過仗。曹操雖然退了兵,但那是因為軍糧告盡,兩州之間的戰事並沒有結束。也就是說,兗州和徐州之間處在戰爭狀態。這個形勢下,兗州刺史的父親,居然敢拉着一百多車財寶從徐州過境,肆無忌憚。難道兗州刺史曹操是傻子?他父親一行人也都是傻子?」

「是啊,」曹陵點點頭,「要我是曹操,就派幾個心腹去琅琊,悄悄地把父親和弟弟接走,喬裝打扮成平民模樣,偷偷回兗州就好。隨行人員也這麼回。其他的什麼金銀財寶,哪有爹爹的命重要?」

「我也這麼想。」孫大哥也點頭,「其次,張闓部騎兵,是奉陶謙命令去劫殺,還是擅自去劫殺?要是奉陶謙命令的話……從前段時間交戰來看,徐州軍根本無力抵擋兗州軍,陶謙不至於傻到去招惹曹操吧?擅自劫殺也不太可能。據說張闓部駐守在陰平縣。陰平縣靠近彭城,離華縣、費縣遠得很。張闓部怎麼會那麼快?第三,華縣、費縣都在兗州泰山郡的治下。徐州兵進入兗州境內一二十里,打了個劫,又大搖大擺地離去。泰山郡守軍都睡著了?」

曹陵在旁邊聽着,頗為認同地點頭。

「第四……曹陵兄弟,你見過拉貨的馬車嗎?」

「見過。」

「一輛馬車能拉多少貨?」

「挺多的吧,五六大箱不成問題。」

「沒錯,」孫大哥點頭,「如果給你其中一箱,你能騎着馬帶走嗎?」

「那太重了,帶不走,除非讓馬拉車馱運,我走路牽馬。」

「同意,」孫大哥又點頭,「咱再看傳聞怎麼說的——『二百騎兵打劫了一百多車金銀財寶,瓜分了跑路。』那就兩人分一車唄。他們怎麼跑路?」

「那肯定還是用馬車拉走,兩人一輛車。」

「是啊,問題來了,」孫大哥微微一笑,「本來他們是來去如風的騎兵,得到財寶之後就成了笨重遲緩的貨運隊。這一路上他們肯定走不快,所到之處,官兵啊土匪啊,誰不垂涎三尺?徐州幾萬大軍,能不來追剿他們?你覺得他們能平安到達淮南嗎?」

「也許不只二百騎兵,說不定有五六百呢,或者一兩千。」

「這裡是徐州,」孫大哥語氣一轉,「丹陽兵雖然精悍,但是徐州戰馬少,品種也不行,徐州總共也沒多少騎兵。我估計張闓帶的騎兵撐死了也就五百。五百人分一百多輛車,每人也能分到一大箱呢。就像你剛才說的,一人騎馬帶不了一大箱。而且,也沒聽說有人去撿他們挑剩下的。」

「會不會每輛車裝得少,比如只裝了一箱……」

「車越多,目標就越大,隨行護衛就越分散。要是你來安排,十輛車能裝下的貨,你會安排一百輛車來裝嗎?」

曹陵覺得孫大哥分析得在理,一時想不出什麼別的可能性了。

「所以說,」孫大哥輕聲嘆了口氣,「這件事不簡單啊,背後應該有咱們不知道的情況。」

兩人沉默了片刻,望鄉坪已經進入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