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州往事錄》[荊州往事錄] - 第一章 春夜驚變 第七節

那戶人家應該事先得到了消息,一家四口都站在門外相迎。有一對中年夫婦和兩個十幾歲的年輕人,一個少年、一個少女。

魯七翻身下車,跟男主人說笑打招呼。那男主人身材敦實,臉上飽經滄桑,但又是一張天然的笑臉。他與魯七寒暄的架勢,彷彿兩人是忘年兄弟一般。

魯七介紹了雙方認識。這家人姓於,男主人叫於方,魯七稱他為於叔。於叔負責巡視附近的樹林,此後曹陵就是於叔的幫手了。

曹陵這趟坐的馬車,不僅拉了他們幾個人和行李,還拉來了幾大袋子糧食,有麥子、粟米、黍米和大豆,和曹陵隨身帶來的幾小包糧食種類一樣。

於叔之子——那個少年——幫着把糧食扛下了車。魯七道了別,與孫大哥回去了。

曹家四人住在了北邊那間空房裡。

在兩家房子中間,於家夫婦跟曹陵拉着家常。於叔是泰山郡人,於嬸是東城縣當地人。二十年前於叔來到東城縣,成為魯家部眾,娶了於嬸。兩人成親後就常駐在這片丘陵,負責看管樹林。兩人的女兒於錦今年十六歲,兒子於翔今年十三歲。

大致安頓好了,夫婦倆請曹陵帶三個孩子一起吃晚飯。多日來風餐露宿,如今終於能踏踏實實吃一頓飽飯,曹陵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晚飯後,於翔幫娘收拾,於錦逗弄三個孩子,於叔和曹陵坐在屋檐下聊天。

曹陵此時最好奇、最想了解的就是魯七和魯家了,所以向於叔打聽了不少。

根據於叔介紹,魯家輩分最高的有兩位老爺子,這兩位老爺子是親兄弟,共有七個兒子。大家口中的魯七公子本名魯辰,十九歲,在魯家這一輩男子中排行第七。嫡公子名叫魯肅,二十三歲,排行第四。雖然嫡公子年紀輕輕,但管理能力很強,魯家各項事務由他來總管。

嫡公子有三位庶出的哥哥。大公子平時都在城裡;二公子經常去外地經商辦貨,每年快過年了才回來;三公子從小就被送去了外地,再也沒見回來,於叔從來沒見過。

魯家在東城縣家大業大,與官府、各行各業、黑白兩道都關係不錯。幾位公子團結和睦,從不內訌。受魯家庇護的人,大都是有些本事的人,比如身強力壯身手敏捷的人、身懷技能的人以及各行各業的匠人。有本事的人多,魯家就有影響力,在東城縣就有地位。

七公子魯辰為人最低調,經常外出辦一些不公開的事務。

昨天去的那座塢堡稱作北塢。在縣城西南還有一座塢堡稱作南塢。魯家用兩座塢堡來管理家中田產部眾。

除此之外,兩人還聊了外邊最近發生的事。曹嵩被殺的消息已經傳到了這裡,於叔已經聽說了,但也不詳細。

夜幕降臨,兩家人各自收拾了休息。曹陵讓三個孩子並排睡在床上,自己在床外側放了一張榻。

三個孩子睡著了,曹陵悄悄來到正堂。他打開門,向外望了一眼。眼前這一大片平地,有種說不出的奇怪。

他把門閂好,檢查了所有門窗,然後點亮了油燈、打開包袱,翻出了那兩冊書簡,一冊冊打開看。

這兩冊書簡,一冊是記錄的祖輩多年來種植旱糧的經驗總結,另一冊是祖上的家世傳承。在昏暗的燈光下,曹陵得知了以前所不知道的許多事。

除了書簡之外,曹陵還發現了一塊鐵牌子,由於夾在衣服里,之前一直沒注意到。他仔細一看,這是當年縣長封哥哥為力田時授予的憑證,上邊記載了對哥哥的介紹和對其模範事迹的敘述。曹陵把牌子捧在胸口,眼淚奪眶而出。

夜色已深。曹陵把金珠、書簡和力田牌子包在一起,塞進了床下一個角落裡,再用石塊和雜物擋住。此時他身心疲憊,吹滅了油燈、躺到榻上,很快就睡著了。

睡夢中,他見到千軍萬馬從眼前走過,每個人都穿着黑衣黑甲、手持長兵器。又有個清瘦女子從軍隊人群縫隙里跑過來,對着他的肩膀拍個不停,說:「弟弟,別睡了!快起來離開這裡!危險馬上就要到了!」

迷迷糊糊地,他醒了過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