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州往事錄》[荊州往事錄] - 第一章 春夜驚變 第六節

空曠的原野上,八匹馬昂首向西。其中三匹馬上各多帶着一個孩子。

一路上,魯七向劉陵介紹了自家在東城縣的狀況。在東城縣,魯家是首屈一指的大富豪。從農桑牧漁到紡綉冶鐵、從商貿貨運到餐飲娛樂,大部分行業都被魯家所掌控。

和大漢流行的世家大族不同,魯家並沒有人在官府供職,但是和當地官員關係都很好,和黑白兩道也都有交情。

講了魯家的情況,魯七問劉陵都會做什麼。劉陵說自己對種地、騎馬、射箭、寫字都會一點,也讀過些書。

「喔?讀過什麼書?」魯七來了興緻。

「零星讀過一些,比如《尚書》、《左傳》、《管子》、《韓非子》、《太史公書》(註:即《史記》)什麼的。」

「不錯啊!」魯七眨眨眼,「來,說說,讀書的時候有沒有什麼不明白的,提個問題出來,讓我看看你讀到了什麼程度。」

劉陵稍微想了一下,問道:「如果哀帝傳皇位於光武,算不算禪讓?」

只有馬蹄聲入耳,聽不見其他聲響。

劉陵扭頭看魯七,只見他平視前方、眼神空洞,顯然是在思考。

隨着思考的進行,魯七點了點頭,然後轉頭看着劉陵,又點了點頭。顯然,對劉陵的學識他算是初步認可了。

哀帝劉欣是景帝劉啟的七世孫,光武帝劉秀是景帝劉啟的六世孫。如果哀帝傳位給光武帝,應該算是大漢宗室內部的事,怎麼能算禪位呢?

可是根據《太史公書》,堯是黃帝的四世孫,舜是黃帝的八世孫。堯傳位給舜,同樣是家族內部的事,卻被冠以禪讓之名傳頌千古。

如果哀帝傳位給光武帝不算禪讓的話,那堯舜還算禪讓嗎?

如果哀帝傳位給光武帝算禪讓的話,那成帝劉驁傳位給侄子哀帝劉欣算不算禪讓呢?

如果說一步和十步不一樣、十步和一百步不一樣,那界限又在哪呢?

堯舜被儒家奉為至尊。劉陵這個問題觸及了儒家的根本。所以魯七不敢作答,只能委婉地表示「這是個好問題。」

經過兩夜露營,第三天的下午,一行人進入了東城縣境內。

東城縣隸屬於下邳國,但又十分靠近揚州的九江郡(註:約在今天安徽省中部,淮河以南、長江與巢湖以北)。目前這裡在袁術的控制範圍內。

一進入東城縣境,就有人跟魯七打招呼。從樵夫到小商販都認識魯七,而且似乎魯七也都認識他們。

一行人並沒有前往縣城,而是在縣城以東突然向北一拐。

劉陵看見附近稻田魚塘綿延不斷、農戶房屋井然有序,一片祥和景象。

走了一陣子,他們來到一座塢堡的南門外。

守衛看見魯七,馬上派人進去通報。南門馬上打開了,一行人下了馬,走進塢堡。

一進塢堡,就來了幾個人把馬牽走了。

劉陵領着三個孩子,走在一行人的最後。

在這塢堡里,劉陵的第一感覺是——太安靜了。此時正是下午,應該在準備晚飯了。可是偌大的塢堡里幾乎看不到人。偶爾看到幾個人,也是匆匆而過,而且悄無聲息。再加上塢堡的高牆擋住了陽光,使劉陵感覺到一陣陰森,不由得緊緊攥住孩子們的小手。

眾人走到塢堡**區域,在一座大房子門前停了下來。房子里走出來一位高大健碩的青年人。眾人馬上抱拳施禮,喚那人作「嫡公子」。

「各位都辛苦了,不必客氣。」嫡公子輕聲一句。

劉陵定睛看了看嫡公子。他穿着青藍色長衣,身長八尺左右(註:一米八幾),雙目炯炯有神,鬍鬚並不濃密,看來年齡也不大,二十齣頭的樣子。

嫡公子摟住魯七,兩人背過身去嘀咕了一陣,然後轉過身來。

「大家此行收穫不小,先回去休息吧。」嫡公子又是輕聲說道。

眾人再次抱拳,各自退下了,嫡公子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