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州往事錄》[荊州往事錄] - 第一章 春夜驚變 第五節

魯七沉默半晌,開口說道:「前不久,兗州刺史的父親從琅琊國(註:徐州下轄的郡國,今山東省臨沂、日照一帶)前往兗州投奔兒子。聽說他隨行一百多輛車裝滿了金銀財寶,一行人在泰山郡華縣、費縣(註:泰山郡下轄的兩個縣,臨近琅琊國)一帶被劫殺了。劫殺的人是徐州張闓部騎兵。這些騎兵殺了人,瓜分了財寶,脫離了陶謙,南下路過下邳,朝揚州逃去。」

「來我家的那些黑衣人是劫匪……張闓部騎兵嗎?」

魯七不作回答,反問道:「你想想,如果你是劫匪,劫得了大批金銀財寶,你會去幹什麼?」

劉陵想了想,「找個遠遠的地方躲起來,吃喝玩樂。」

「和我想的一樣。你再想,如果你之前是官軍,和兄弟們見財起意,一時衝動,劫了一大批金銀財寶,你又會怎麼樣呢?」

「和劫匪一樣,跑遠點躲起來吃喝玩樂。」

「你還回軍營嗎?」

「不回了。犯了這麼大的事,很快就會傳開了,回去就是自投羅網。」

「對。如果你跑路途中遇到故人老鄉,問你怎麼不當官軍了,你怎麼說?」

「我就說我退役了。」話剛一出口,劉陵心頭一緊。

難道姐夫是劫匪?那幾顆珠子是姐夫分贓所得?

劉陵轉頭望向魯七,魯七鎮定如常,繼續說道:「如果你劫得了一大批金銀財寶,你會再去打劫平民百姓嗎?」

「不會了。有了金銀財寶,誰還看得上百姓家那點東西?」

「所以了,你說的那些黑衣人,應該不是劫匪。」

兩人沉默了一會,魯七繼續說:「從另一個角度來看,父親被殺,曹操要是聽說了,會怎麼樣?」

「會想復仇。」

「怎麼復仇呢?」

「可能會像前段時間那樣,興兵攻打徐州吧。」

「有這個可能。但是集結大軍需要時間,比劫匪逃跑慢得多。我估計,曹操也可能先派出小股精銳,潛入徐州。」

魯七閉眼想了一下,「從兗州濮陽(註:兗州治所所在地,在現今河南省濮陽市一帶)到徐州郯縣,有一千多里了。精銳騎的馬應該很好,三四天大概能到。這些人分頭行動,打探劫匪的下落,然後追殺、復仇。」

聽着這些,劉陵滿頭大汗、心跳劇烈。

魯七的推演頗合情理。如果真是這樣,姐夫很可能就是劫匪了。而那些黑衣人,就是曹操派來複仇的精銳。

「你說你姐抱着個沒滿月的嬰兒一起跑,是嗎?」

「是。」

「那她們恐怕凶多吉少了。」

風吹野草的沙沙響聲掠過劉陵耳邊。

「那些人領命在外,只求完成任務。具體怎麼做,沒人管他們。他們的行事作風可能和土匪差不多。」

劉陵再也忍不住,雙手蓋住雙眼,嗚嗚哭了起來。

過了一會,東方傳來幾匹馬的馬蹄聲。魯七和劉陵站起來張望,看見六人騎着馬正過來。

「沒事,自己人。」魯七輕聲說。

很快,六個人來到近前,翻身下馬,向魯七抱拳施禮。

其中一個中年人對魯七使了個眼色。魯七跟他一起向遠處走出去幾丈(註:約10米)遠。兩個人背對着大家,小聲說話。

片刻後,兩人轉身走過來。魯七指着中年人,對劉陵說:「這位孫大哥,是我的左膀右臂。此番我們回東城縣,途經東陽縣、高山縣。昨天下午我和兩位隨侍先到了高山縣客棧。孫大哥他們四人走得晚,昨晚路過東陽縣時,遇到一些事,也許應該告訴你。」

劉陵渾身的汗毛都豎了起來。

魯七對孫大哥點了一下頭。

孫大哥微微頷首,轉向劉陵:「昨晚大約戌時四刻(註:20時)我們路過東陽縣城,剛到亥時(註:21時),在縣城以西、小山地以東,我們看見一戶人家的房子燒了起來。仔細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