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州往事錄》[荊州往事錄] - 第一章 春夜驚變 第四節

大約寅時四刻(註:4時),他們走到了高山縣郊。

已是晚春,天已經不冷了。但一路上蚊蟲野獸也頗讓人難受懼怕。三個孩子不哭不鬧,似乎格外懂事,讓人又欣慰又心疼。

劉陵擔心黑衣人可能住在村莊里,就沒找人家投宿,只帶着孩子們坐在草叢裡休息了一會,繼續向西南走。

天蒙蒙亮的時候,劉陵看到了高山縣城。他沒敢進縣城,在城外找了家客棧投宿了進去。

看店的是位瘦瘦的長者,引劉陵一行人上了二樓。

剛到二樓,劉陵看見樓梯口一張桌旁坐着一人,端着胳膊袖着手,似乎在閉目養神。

長者跟這人打招呼,叫他「七公子」。「七公子」只「嗯」了一聲,一動不動。

劉陵路過時,打量了這位「七公子」,似乎比自己年齡大一點,相貌平平毫無特點,穿着灰黑色衣褲,身板筆直。

劉陵和三個孩子住在了第三間房裡。長者走後,劉陵從裡邊閂上門,把三個孩子放在床上,終於鬆了口氣。

不一會,外面傳來敲門聲。聲音很輕,但很清楚。

劉陵頓時緊張了起來。他讓三個孩子躲在床下,然後自己抄起短矛、扒在門上小心地問:「誰?」

「隔壁投宿人,有事請教。」一個平和的聲音緩緩答道。

「不敢當。所為何事?」

「躲在床下沒有用,我是想幫你找個更好的地方。」

劉陵心跳得厲害,感覺來者不善,但轉念一想,既然被盯上了,恐怕躲不過了。於是他心一橫,握着短矛的右手臂架起,做好了向前刺的準備。然後他左手慢慢打開門,在看見那人的同時,將短矛猛刺出去。

眼看矛尖刺向胸口,那個人側身向右一閃,右手抓住了矛桿。

劉陵認出來了,這就是剛才坐在樓梯口的「七公子」。

他猛地抽回短矛。那人抓着短矛沒鬆手,嘴裏小聲而快速地喊了一個字:「停!」同時眼睛看向劉陵的身後。

劉陵回頭一看,小趙武從床底下探出頭來。矛桿尾巴馬上就要頂到趙武的腦門上了。再看「七公子」,握着矛桿的右手被矛刃割傷,流出了血。

「放心吧,想害你的話早就動手了。」七公子鬆開右手,自己細細包紮了一下。

劉陵默默看着他,心中有些歉疚,但不敢放鬆警惕。

「你是什麼人?」

「在下魯七,東城縣人,回家路過高山縣。我看你一個人帶着三個孩子,黎明時分來投宿,怕你們不安全。你們是哪裡人?」

「在下劉陵,東陽縣人,也是路過此地。」

魯七看了看劉陵的臉,又看了看三個孩子,「你們要去哪?」

「家中發生了變故,我們要去……要去荊州。」

劉陵知道路途太遠、自己帶的行李太少,根本撐不到荊州。但是他想不出別的答法。

「荊州?哈哈哈哈……要不你們跟我回東城縣吧。」

「這……」劉陵不敢貿然答應。

「你一個人帶着三個小孩,能從東陽縣走到高山縣平安無事,已經是幸運至極了。你還想去荊州?你能出得去這家客棧嗎?」

屋裡,三個孩子並排躺在床上,安穩地睡着。

劉陵坐在床邊,看着三個孩子,自己也十分睏倦,忍不住打瞌睡。

突然,隔壁傳來鐺鐺聲響,是水壺落在地上的聲音。劉陵瞬間清醒,與坐在桌邊的魯七對視了一眼。

隔壁腳步聲響了兩下又停了。

魯七對劉陵使了個眼色,自己輕輕打開窗戶,翻身坐在窗沿,回身提起劉陵的包袱拋落在外邊地上。屋裡,劉陵叫醒三個孩子,將劉東和劉陽摟到魯七面前。魯七抱起劉東劉陽,縱身一躍,穩穩落在地上。

劉陵也用同樣的方式,抱着趙武跳落在地上。

下面正是馬廄。魯七給劉陵找了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