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州往事錄》[荊州往事錄] - 第二章 緩步西行 第二節

傍晚,在曹陵家西邊燃着一座小小的篝火。篝火旁邊放着一張小桌子,曹陵和於叔坐在桌邊品酒納涼。女人和孩子們都已經睡了。於翔坐在門檻上仰望星空。

八月的天,暑氣正在消退,晚風中已經有了涼意。

「於叔,我有個問題,一直想問您。」曹陵頗為小心。

「什麼啊?」

「去年,您跟着七公子出門那幾個月,是去了哪、做了什麼?」

「又問這個……」於叔擺出不高興的樣子,「這事我連兒子都沒告訴,為什麼要告訴你啊?你是我什麼人啊?」說著,自己就嬉笑起來。

在曹陵再三追問下,於叔委婉透露了是去挖地道了,然後就再也不說了。

倆人正聊着,遠方傳來馬蹄聲。曹陵站起身來,看見兩騎、一匹空馬外加一輛輜車,緩緩朝這邊走來。其中有一個身影很熟悉。

「七公子!」曹陵心中驚喜,他已經兩個多月沒見到魯辰了。

魯辰做了一個噤聲的手勢,下了馬,和曹陵、於叔一起坐在小桌邊。

「你弱冠了,曹陵兄弟,這個送給你。」魯辰微笑着遞過來一把短刀。

曹陵一眼就看出,這是魯家核心部曲所佩的短刀。這意味着自己在魯家的地位又提升了一些。

道謝之後,曹陵聽魯辰說道:「今晚我過來,有非常重要、非常緊急的事。」

「七公子請講。」曹陵心中一緊。

「你還想去荊州嗎?」

「想!」曹陵想都沒想,立即作了答。

魯辰點點頭,「現在時機到了,咱們魯家準備離開東城縣。」

「為……為什麼呢?」曹陵沒想到魯家動作這麼大。

「袁術攻下了廣陵,在當地徵調民夫築城修路,恐怕要分兵在廣陵駐紮。咱望鄉坪往北五里處,正是壽春和廣陵之間陸路交通的必經之處。」

曹陵明白,望鄉坪的平靜從此一去不復返。

「而且我得到了消息,」魯辰繼續說,「曹操到了洛陽,於各方軍閥之間斡旋,估計是在準備搞什麼大事。」

一聽到曹操,曹陵心裏一陣涼。這個讓他又恨又怕的兗州牧,這兩年勢力越做越大,不僅打敗呂布奪回了兗州,還向西擴張拿下了陳國、潁川、汝南(註:這三地是東漢十三州之一的豫州下轄的三個郡國,基本在中原最**),最近還帶兵去洛陽拜了天子,儼然成了朝廷新貴。

「那他在洛陽會做什麼呢?」曹陵問道。

「不好說,」魯辰搖搖頭,「洛陽雖然有天子坐鎮,但天子勢單力孤,宮牆之外圍着一群狼,形勢很不穩。」

「估計曹操想離開洛陽都難。」

「離開?」魯辰微微一笑,「冒這麼大風險衝進狼窩裡見到天子,要是我肯定不會輕易離開,怎麼也要撈個大將軍、驃騎將軍之類的名號。」

「可是那些西涼軍閥能同意嗎?」

「很難啊,所以曹操現在騎虎難下。」

「西涼軍閥並不團結。會不會曹操想聯合一部分、打擊另一部分?」

「有可能,」魯辰點頭,「但這也很難。西涼軍閥各家的兵力都很強,他們之間的關係又複雜。所以……總的來說,洛陽周邊比較危險,中原戰亂一觸即發。西涼軍閥和曹操那邊算是尊奉天子的;淮南這邊,袁術是不尊奉天子的,一直想拿玉璽搞大事情。這兩邊遲早要打起來。一旦打起來,東城縣絕不是能避難的地方。」

「那咱們去哪呢?」

「你覺得呢,如果咱們離開東城縣,可以去哪?」

「我覺得咱們可以去江東,也可以去荊州。」

「為什麼呢?」魯辰微微一笑。

「孫策佔據丹陽(註:東漢十三州之一的揚州下轄的郡,大概在現今江蘇的太湖以西、長江以南部分,以及安徽的長江以南部分)和吳郡(註:揚州下轄的郡,大概在現今太湖周邊以及杭州周邊),聽說口碑不錯,也許可以投奔。荊州在劉表治下安定多年,應該是個可以避亂的地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