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荊州往事錄》[荊州往事錄] - 第一章 春夜驚變 第一節

漢興平元年(註:公元194年)春三月。

天子在長安,朝政被李傕、郭汜把持着。

北方,袁紹與公孫瓚正在燕趙大地擁兵對抗,劉備寄寓青州。

南方,袁術剛剛在淮南立足一年,孫策屈身於袁術帳下。

東邊,一個月前,曹操剛結束了對徐州的第一次征伐。

經歷了半年的刀兵摧殘,徐州(註:東漢十三州之一,包括現今山東南部、江蘇北部與中部)大地滿目瘡痍,像個重傷初愈的人,正在默默舔舐着渾身傷口。

一個傍晚,徐州的治所——東海郡郯縣(註:今山東省臨沂市南部郯城縣)在晚霞的映襯下一片寧靜。

突然,一串馬蹄聲打破了這片寧靜。城中街道上,十幾人騎馬疾馳。他們都一身黑衣,沒穿鎧甲。若仔細看,能發現有的人身上掛有零星血污,僕僕風塵也沒能掩蓋住。

十幾人當中,走在最前的那個人沒帶兵刃,神色慌張恐懼,微微低着頭騎馬領路。其身後的四個人都持刀在手,眼睛盯着領路人。再後邊的人都佩着刀、背着弓箭,面色疲憊。

在領路人的指引下,一行人進入一處民居小巷,在一戶門外紛紛下馬。領路人朝着那一戶指了一下,就被兩人拉到一邊、捆在一顆樹榦上。其他人都把馬拴在附近樹枝上,一起來到門前。

其中一人敲了幾下門,朝裏面喊道:「趙嚴——」

房中無人應答。

一個魁梧大漢朝左右使了個眼色。幾人繞到房子後面,將房子團團圍住。

「趙嚴!趙嚴!」

一如既往的安靜。

大漢一努嘴,眾人砸開門,一擁而入。

房中的擺設不像是收拾過,糧缸是半滿的,過冬的被服也都在。似乎這家人只是臨時出門去了。

這些人翻箱倒櫃,似乎沒找到他們要找的東西。

大漢帶着幾個人來到鄰居門前叫門,很快就有個老漢來開了門,怯生生地說:「幾位軍爺,什麼事啊……」

「趙嚴家的人呢?」

「不知道啊,這幾天都沒動靜……」

「幾天了?」

「四五天了吧……」

「趙嚴有沒有回來過?」

「回來過……回來之後他們家就沒動靜了……」

「趙嚴的妻子是哪裡人?」

「不太清楚……」

大漢拔出刀,抵在老漢脖子上。

「說!!」

「好像是……廣陵郡……東陽縣……」

夜色越來越黑。

廣陵郡(註:今江蘇省中部,長江北岸、洪澤湖以東)位於徐州的東南角,東陽縣(註:今江蘇省盱眙縣馬壩鎮東陽村一帶)位於廣陵郡西部。

東陽縣城西邊的一個小村莊里,一家農戶在屋外點着小小篝火。火光照亮了周圍田地里的麥子。

還不到收麥子的時節,但是悠悠麥田長勢喜人、結實茁壯。

篝火旁有一個木桌,桌邊坐着一個青年人和一位白須長者。稍遠處,一個少年坐在大石頭上,看着旁邊兩個小孩玩耍。

白須長者端着杯子啜飲一口,閉着眼搖搖頭,一臉享受。

「賢侄啊,你家這酒,頗有宜城醪之韻味。」

宜城醪是產於荊州(註:東漢十三州之一,大概包括現今湖北、湖南)南郡(註:荊州下轄的郡,治所在現今湖北省荊州市)宜城縣(註:南郡下轄的縣,位於現今湖北省宜城市)的名酒。

「哈哈卓叔謬讚了,我家祖上傳下來的手藝是不差,可我從來沒去過宜城。」青年笑着,又給長者斟滿一杯。

正說笑間,十幾丈外的麥田裡,一個黑影悄悄移動,離篝火越來越近。

少年的臉突然僵住,嗓子里咳了一聲。青年、長者和兩個孩子都收斂住動作和聲響,緊繃在原地。

少年輕輕握起手旁一支短矛,同時,通過輕微的悉索聲來判斷對方的位置。突然,他半轉身向後,擲出手中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