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驚!我居然從末世穿成了虐文女主》[驚!我居然從末世穿成了虐文女主] - 第4章 於家,兆家,晁家

在一家雅緻的包間中,桌面上全都是五顏六色的昂貴的酒,三名男子在那喝,他們都其貌不凡。其中一名較為輕挑的男子一邊喝酒一邊說:「哎,於哥,你說你,大家都是大學學生,為何你能如此優秀?都令人望塵莫及了。你自已創公司沒有用到家族裏面的資金和人脈支持就算了,竟然還能把公司做到那麼強。哎,我家老頭現在都常說我如果有你的十分之一就好了……」包間中全是這名男子的聲音。

一道冷淡的聲音打斷了他的話「汝頗詬,如耳之蠅也。」兆閔愣了愣,一臉困惑看向他並發問「於哥你說的這是什麼意思啊?」兆閔看起來就像一個傻白甜,二愣子。

另外一位帶着金絲眼鏡的,儒雅的男子取笑着兆閔說:「於哥的意思是你很吵,就像耳邊的蒼蠅一樣。你說你,大家都是接受過9年教育義務的人,為何你如此優秀?你說你怎麼就不聽不懂呢?」

於竹猗嗤笑一聲「大概他是漏網之魚?」兆閔他氣鼓鼓的說:「你們居然諷刺我,你們每次怎麼就合夥欺負我了呢?我……」於竹猗用藏着銳利的黑眸輕飄飄的看了兆閔一眼。兆閔的聲音啞然而止,好吧,於哥對兆閔從小造成巨大的心理陰影,畢竟他從小便是刺頭。在他們這一輩中,他們最怕的便是於竹猗了。

「那你們聽說了嗎?那個總是跟在陸璆鳴後面跑的人,就是那個當陸璆鳴舔狗的顏心匪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