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不把你的魚塘修一修》[姐姐還不把你的魚塘修一修] - 第9章

姐姐,如果我當了海王,你和我在一起,你可以當海後的,沒差嘛。」
救命!



乖崽你在說什麼奇了八怪的東西!
什麼你要當海王,什麼我要和你在一起,什麼我可以當海後。
想想好刺激啊,嘻嘻嘻。
但是我是誰,我是禇葵,我是言溪的媽粉。
媽粉就要有媽粉的自覺。
媽媽也不是不讓你談戀愛,主要是我得讓你知道,撇去生殖隔離不說,咱最重要的不能虐自己。
我拖着小板凳坐在浴缸旁邊,摸了一把乖崽的頭髮。
「言溪,姐姐給你講個故事吧。」
言溪一開始在哼唧哼唧地吃着飯,一聽我要給他講故事,眼睛立刻亮了起來。
保守估計,崽崽的心理年齡最多五歲。
我裝模作樣地拿起旁邊的藍本本,開始準備讓乖崽也擁有上帝視角。
我皺着眉頭看我在本子上的鬼畫符,快速地瞥了言溪一眼,然後把本子合上。
哈,真有趣,也不知道總裁是怎麼看懂的。
我和乖崽大眼瞪小眼,當然,硬要比的話,我是那個大眼。
言溪:「姐姐?」
我:「好,我們開始。」
我把安徒生的小美人魚換了個性別講了出來。
講到小帥人魚沒有得到公主的愛,在陽光下變成泡沫的時候,乖崽朝我打了一個嗝。
我伸手順了順他的後背,一邊感嘆人魚的皮膚好滑**,一邊還不忘升華一下,「所以這個故事告訴我們,強扭的瓜不甜。」
言溪把旁邊的薄荷糖塞進嘴裏,又蹭了蹭我的手,說:「可是,扭下來蘸糖吃不就甜了嗎?」
啊?
什麼呀?
崽兒你的想法多多少少有點棒啊。
現在是下午兩點,昨天這個時候,我的乖崽兒還在游泳池裡快快樂樂地游泳,今天我的崽兒躺在這個尾巴都伸不直的浴缸里,纏着我給他講故事。
真的是纏着我。
胳膊環住我的腰,腦袋放在我的肩膀上,光溜溜的上身靠在我身上。
乖崽,我勸你最好不要把媽粉變成女友粉。
我拗不過他,只好打開手機搜索少兒童話大全。
正當我熟練地在 26 鍵上點來點去時,一條推送闖入了我的視線中。
是這樣的朋友們,說起來你們可能不信。
我褚某人,上熱搜了。
是狗仔最愛的九宮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