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不把你的魚塘修一修》[姐姐還不把你的魚塘修一修] - 第6章

我悟了,感情我褚葵是拍賣會的平替唄。
總裁皺着眉頭,朝我大步流星地走了過來。
雖然這麼形容有點不好,但他的氣質真的很像我上學時候的禿頭主任。
總裁:「褚葵,你最好解釋解釋,這是什麼東西。」
總裁把一個藍本本遞到我面前。
看得出來,如果這裡有個桌子,他就摔在桌子上了。
可是這裡沒有,這裡只有站在他面前的我,躲在水桶里的言溪,和站在一旁人設和文里一點也不一樣的小白花女主。
是吧女主。
我用餘光瞥了一眼小白花,剛準備感嘆有些人明明都沒她什麼事兒了還賴着不走,結果就被小白花嚇了一跳。
剛剛還很堅強的女主,這會已經嘴唇發白,眼角含淚,馬上就要暈倒了。
我一把拽過總裁手裡的藍色小本本,朝着女主大喊了一聲,「你沒事吧!」
很好,總裁被我這句大喊吸引,把視線移向了小白花。
他們的視線碰撞在了一起,有火花在空氣中炸開。
根據男女主定律,他們一定會一見鍾情的。
就是現在!
我推着小推車急三火四地往前沖,像極了去菜市場買菜的大媽。
接着,我帶着言溪進了路邊一個不要身份證的小旅館。
一進屋我就把浴缸放滿水,然後把乖崽倒了進去。
言溪舒舒服服地趴在浴缸里搖了搖尾巴,才和我說:「姐姐呀,現在是不是又只剩我們兩個人啦。」
救命!
寶寶你怎麼講話這麼可愛。
但是媽媽還是要很嚴謹地糾正一下,你是魚不是人。
跑了一上午,我已經餓得前胸貼後背了,把乖崽安排好就出去和前台定了兩份飯。
再進來的時候,就看見言溪拿着藍本本看得起勁。
啊這……怎麼忘了這茬了呢。
我剛穿來那會兒在床上翻來覆去睡不着,索性就把劇情給捋了一遍。
然後我就手賤,寫在了本子上。
不過幸好,我的字像狗爬的,乖崽應該看不懂。
我故作鎮定地湊了過去,問道:「言溪你在看什麼呀?」
言溪伸出一根手指,指着一行字說道:「姐姐,你這符畫得挺好看的。」

乖崽,雖然我的字很難看,雖然我們的文字可能並不相通,但這不是你倒拿着本子說我的字像符的理由。
4住在酒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