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姐還不把你的魚塘修一修》[姐姐還不把你的魚塘修一修] - 第4章

快地想理由。
小李在這個時候及時出現。
小李:「你不是已經被辭了嗎?」
我:「哈哈,確實。」
總裁:?
我::)總裁:?
我:「啊哈哈,是這樣的,我習慣性早上打掃游泳池,然後打掃到一半突然想起自己被辭了,我這就走,這就走。」
總裁伸出腿攔住小推車:「名字。」
我:「褚葵。」
總裁:「好,你被辭退了。」
夭壽啦!
總裁對這除了女主以外的女人一口氣說了六個字!
但是你真的沒必要再和我說一遍的。
好不容易從總裁的視線里移開,我急忙把水桶蓋子拿了下來。
言溪蜷縮在桶里,兩隻手扶着桶邊,「原來姐姐叫褚葵啊。」
救命!
這孩子好奶!
我點了點頭,見他有一縷頭髮沾在了臉上,抬起手幫他撫掉,順便在他臉上停留了兩秒。
言溪:「還不錯,和我的名字一樣好聽。」
雖然一樣好聽,但我的名字可不能和言溪的做比較。
雖然言溪覺得他的名字是我取的,可正兒八經來算那可是女主起的。
我的名字才是我自己給自己起的。
畢竟原小說里我這個角色是一筆帶過,更別提什麼名字了,甚至連路人甲都算不上,所以我一直稱自己路人癸。
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
癸排最後。
但這個字的發音又太陰間了,加上穿書這種事,真的很生草,紀念一下。
所以我給自己取名為:褚葵寓意是:姓褚的我第一次穿書,就成為了一個很生草的路人癸。
3「姐姐,我們去哪裡呀?」
言溪吐着泡泡和我說。
乖崽,你真的問了一個好問題。
我摸了摸褲兜里的銀行卡,在思考是在海邊搭個茅草屋,還是去外三環租個公寓。
眾所周知,人魚需要新鮮的水。
別看言溪現在像條沒事魚似的,但是崽崽尾巴上的傷還沒好,所以更要確保水質的衛生。
是的沒錯,言溪之所以被浪卷到沙灘上,是因為他的尾巴被鉤子勾住了,魚尾缺了一塊。
想到這裡,我這個當媽的又是一陣心疼。
我:「你想去哪裡啊?」
言溪:「其實我覺得那個游泳池就不錯。」
我:「其實我也這麼覺得。」
怎麼辦,朋友們,要不我回去抱着總裁的腿哭上一通,求他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