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嬌妻似火:帝國老公寵上天/嬌妻似火:帝國老公寵上天》[嬌妻似火:帝國老公寵上天/嬌妻似火:帝國老公寵上天] - 第003章 他的藥引(2)

人的身後,瑟瑟發抖:「賀乾,你可得保護好,我要是被擎風打死了,你們先生可就真沒救了。

「您是先生的好友,先生不會的。
」賀乾一邊往前走,一邊漫不經心地安撫道。

「才怪,他發起狂來不認人,上次把我的鼻子打歪了,我花了幾十萬才修好的。

「哦,難怪我說這鼻子怎麼變好看了。

「……」

賀乾彎下腰,撿起地上斷裂的鐵鏈,面色更加凝重了。

「我的天,鐵鏈都掙脫了,這一次病得不輕啊,現在走還來得及嗎?」

賀乾伸出手,粗壯的大手直接揪住了許牧瀾的衣領,凝重的目光落在卧室的門上。

許牧瀾盯着那門,總覺得門打開,裏面就有一隻猙獰的野獸衝出來,兇狠、可怖。
上一次發病,可是經歷了一次血戰啊。

誰能想到帝國第一世家的掌舵人,腳跺一跺、整個帝國都要抖三抖,咳嗽一聲、帝國經濟都要洗牌的男人,居然有這種隱疾?

賀乾身體緊繃,肌肉也綳了出來,朝着卧室一步一步地走進。

吱呀。

門推開,當看清裏面的景象時,賀乾和許牧瀾都愣了一下。

沒有什麼野獸。

只見穿着浴袍的男人筆挺地坐在沙發上,剛毅冷酷的臉上沒有絲毫表情,帶着渾然天成的貴氣與強大的壓迫力,讓人不敢靠近。

這,是怎麼回事?

「你們,出去。
」男人冰冷的眼眸掃過那些黑衣人,帶着不容抗拒的強勢。

他們迅速退了出去,裏面只剩下賀乾和許牧瀾。

「賀乾,這就是你開着直升飛機,把我從千里之外抓回來要看的病人?」許牧瀾一把從賀乾的手下掙脫,狠狠地瞪着他!

賀乾剛毅的臉上透出一絲無辜。

「我離開的時候,先生眼睛發紅,是發病的前兆……」

「不可能的,擎風一旦發病,只有我能控制,是不可能自己好的!如果他發病了,我就吃……」

「發病了。
」霍擎風突然開口,打斷了他的話。

許牧瀾硬生生將『翔』字吞了下去:「呵呵。
那怎麼?」

「因為一個女人。

「什麼?」

霍擎風手裡拿着一枚校徽,聲音裡帶着不容抗拒的強勢:「找到她。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