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較量] - 8 錢從哪裡來?

古麗麗一臉不高興地埋怨着說:「你這個人真是,你怎麼什麼也不懂?那一次就完全可以讓女人懷上孩子的。我估計我這次是真的有了。已經過去了十天,可是一點動靜都沒有。這在過去是從來都沒有過的。我跟我媽媽說了,我媽媽也請了算卦先生看了我的生辰八字,先生說我第一個懷的肯定是個男孩。所以,我現在正式跟你說,如果要是真的有了,我絕不想墮胎,這就要我們結婚之後把他生下來。我絕不是在跟你開玩笑。所以我們現在就要考慮我們的房子問題。」

馬思駿覺得自己的頭開始大了,他也不是沒有想過結婚的問題,但絕不是現在,更不想讓麗麗馬上就懷上孩子,他也根本沒有考慮過什麼房子的問題。他忽然感覺到,那些應該離自己很遠的事情,突然降臨到他的頭上,而自己應該手拿把掐的東西,又變得離自己很遠。

看到馬思駿一臉的愁容,一言不發的樣子,古麗麗不解地說:「思駿,你這是怎麼了?我覺得你過去是個很痛快的人呢。好了,別為你的工作鬱悶了。你就是好好的學學你的廚師手藝,給那些縣領導多做些好吃的,也不是沒有你的出頭之日。別把自己當作什麼高材生來看待。如今這個年頭學霸到處都是。可是到了實際當中又能解決什麼問題呢?好歹你正式工作解決了。好了,我爸爸快回來了,他回來咱就吃飯,你和爸爸喝點酒,多聽聽他們的。如果他們逼我買房子,我就讓他們多給我們出點錢。」

古麗麗一臉得意的笑着,然後在馬思駿的臉上輕輕地啄了一口,這時就聽到一陣開門的聲音。這是麗麗的爸爸古辰夫回來了。

古麗麗馬上奔出去,像一個乖巧的女孩那樣來到古辰夫的面前說:「老爸,思駿燜的魚香噴噴的,他今天還給縣委王書記做了菜,王書記還誇了他呢。今天他陪你喝點酒,以後你就有女婿陪你喝酒了。」

古辰夫鼻子抽動了一下,說:「我也聞到燜魚的香味了。過去都說女婿上門忙壞了丈母娘,我們家現在可是顛倒過來了。」侯秀茹走出來說:「你可別忘了,思駿現在是縣委招待所的大廚,專門給縣委領導做飯吃的。我們嘗嘗他的手藝,難道不應該嗎?聞到這樣的香味,我還真是上來了胃口。」

麗麗已經把飯菜擺在客廳的餐桌上。馬思駿還在廚房裡。這家人越是這樣說,馬思駿的心裏就越是不舒服。這家的三口人已經坐在那裡吃了起來,馬思駿還在廚房磨蹭着,古麗麗奇怪地走到廚房門邊說:「馬思駿,你還在幹什麼?快來,陪我爸喝酒。酒都給你倒上了。你還不趕緊的。」

馬思駿跟着麗麗來到客廳的餐桌前坐下,古辰夫說:「思駿,我這幾天也想讓你到家裡說幾句話,正好你也來了。」

馬思駿看到自己眼前的酒杯已經倒滿了酒,但古辰夫沒喝,他也就沒動杯子,古辰夫一臉的認真,看來是要跟自己說婚事了。

古辰夫說:「思駿,既然跟麗麗處了朋友,也都不是孩子了,現在也都有了工作。結婚是件事,但好歹總要有個先住的地方。我今天關注一下我們穆林的房子和價格。現在我們穆林最好的小區,也就是翠湖公園小區了,那裡現在一平是abc 八,據說馬上就要漲到四千以上。」

馬思駿一臉懵圈的樣子看着古辰夫,對於房價,他是一點概念都沒有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