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較量] - 7 結婚與房子

古麗麗眨了一下秀麗的眼睛,多少有些嗔怪地說:「馬思駿,你有錢啦,你還沒發工資吧?我們兩個吃一次肯德基,要七八十塊錢,有這七八十塊錢,我們可以吃兩三天的飯呢。走吧,還是到我家。我們可以買點吃的回家去做,也發揮你這縣委招待所大廚的手藝。」

馬思駿叫道:「麗麗,你什麼時候學會這麼會過日子了?再說這半個多月,我在縣委招待所食堂,除了摘菜,卸車,掃地,我就沒怎麼干別的。也就今天我做了一次飯,哎。你猜,我今天這頓飯是給誰做的?」

古麗麗覺得很有意思,馬上問道:「你今天下廚了?那你是給誰做的飯?你雖然不是什麼大廚,但你那兩下子我也是知道。你也別有什麼怨氣。學習核物理的,那也算是國家的尖端學科吧,不是照樣也要考公務員?你學的學科也不是什麼高深的東西,能到縣委招待所工作,你也就知足吧,但我還是對你今天做的菜,誰吃的你做的菜感興趣。哎,從那條路走,那裡有個菜市場。」

在菜市場買了兩條鮮魚和幾樣蔬菜,就往家走來。

門開了,接着就想起了古麗麗那甜美而又脆靈靈的說話聲:「媽媽我回來了,思駿也來了。我買了兩條新鮮的鯉魚。讓思駿給我們做魚吃。讓我們也嘗嘗他這個縣委招待所大廚的手藝。」

馬思駿一陣苦笑,心想,還把他這個就是在食堂打雜的閑人當做大廚來吹。即使在招待所食堂當個大廚,又有什麼可了不起的?那馮大廚除了一身的油膩味,一點兒也沒有什麼了不起的。他所能吹的就是,哪個省里的領導或者哪個市領導,到這裡來吃過飯,對他做的什麼菜讚不絕口。這樣的成績,他壓根就沒有放在眼裡。

侯秀茹正在給那魚缸里兩條金鱗鱗的魚兒換水,聽到女兒說話聲,馬上就奔到了門口,看到女兒一臉的笑容,馬上就從麗麗的手中,接過裝着兩條活蹦亂跳魚的塑料袋,陪着幾分笑臉說:「我的寶貝大女兒回來了?看到我的大女兒我就高興了。這大學一走就是這麼多年,還是在媽媽的身邊好嗎?下了班兒就可以回到家,這要比在外面飄着不知道要好上多少。」

馬思駿叫了一聲阿姨,又說:「麗麗就是奔着媽媽回來的。」麗麗說:「思駿,今天在廚房的事兒可都交給你了。我陪着我媽媽說會兒話。」

古麗麗找出一件爸爸穿過的舊衣服,扔給了馬思駿,小聲說:「思駿,今天給我好好的表現,把飯菜做得香噴噴的,在陪我爸爸喝點酒。今天就把我們的事定下來。」

馬思駿一愣,心想,這是什麼意思?怎麼提前也沒跟他打招呼?不過,和麗麗的婚事定下來是早晚的事。但麗麗並沒有見過自己的父母。自己的父母對麗麗不會有意見,但麗麗像是從來沒有要見他父母的意思,像是根本沒有他的父母存在似的。

麗麗的媽媽就在跟前,馬思駿也不便說什麼,看到麗麗當著他的面也不忌諱,把外衣脫了,露出裏面鮮紅的衣服,身材真是優美,某個地方分外惹眼,如果麗麗的媽媽不在,他就會捧着那嬌媚的身子親親什麼的,但麗麗的媽不識趣的就是不離開,馬思駿也就進了廚房。

馬思駿一頭扎在廚房裡,也不知道麗麗跟侯秀茹說什麼,不時傳來這母女倆的笑聲。麗麗回到自己父母的身邊,的確要比過去開心多了。這和很多喜歡在外夜的女孩不一樣,這樣的女孩還真適合當老婆。

好歹在食堂也是幹了十幾天,做幾個菜還真不是問題。可是廚房裡的活就完全交給了他,侯秀茹過來問一下都沒有,這讓他心裏還是有些不是滋味。

把魚燜得香噴噴的,又做了幾盤配菜,麗麗才到廚房來,早已經聞到從廚房飄出來的芳香,麗麗叨了一口,不由得叫道:「馬思駿,這幾天你的成績很大呀。這魚燜的簡直太好吃了。媽,你過來嘗嘗思駿燜的魚,我看比你燜的還好吃呢。這在縣委招待所食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