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較量] - 2 王書記要來吃飯

馬思駿這才意識到自己的手居然離於紫菲那裡很近,幾乎就要碰到不該碰的地方。

馬思駿忽然覺得自己在這個時候,跟一個女人唇槍舌劍的鬥嘴,實在是耽誤他的大好時光。

他嘿嘿地一笑說:「你不是要把我踢走嗎?我可以自己離開,不過,我走之前總要給隨便什麼人留點紀念,那就是你了。對不起,今天剛好我對你有興趣了。」

馬思駿把他臂彎里的於紫菲,攔腰抱了起來。於紫菲叫着,卻沒有掙脫的行動。食堂里到處都是桌子椅子,不愁沒有好好收拾這個女人的位置。他緊緊抱着於紫菲的嬌軀,走到飯廳,把她放在一張吃飯的大桌子上,於紫菲就像一條餐桌上的白羊,等着他的宰割。

於紫菲的眼睛裏並沒有那種通常應有的慌亂,卻是帶有幾分的嘲弄和驚訝,像是在看着馬思駿到底有沒有這麼大的膽量,真的對自己做那樣的事。

馬思駿覺得這個女人像是鼓勵自己,這讓馬思駿更是來了精神,暗想,這女人表面上像個貞潔烈女,暗地裡也是個不安分的,居然毫不反抗不說,還老老實實的等着他做什麼似的。就好像他馬思駿不是個男人。

馬思駿掀開那條淡黃色的長裙,看到裏面的場景,馬思駿喉頭一緊說:「我說我的於所長,你真夠美的。」

於紫菲的鞋還在腳上,剛要伸腿踢人,就被馬思駿抓在手上,得意地一笑說:「我的於所長,還學會踢人了?」

於紫菲又用另一隻腳踢馬思駿的要害,又被馬思駿抓在手裡。於紫菲的兩支腳被馬思駿抓在手裡,用另一隻手在於紫菲的身上啪地打了一下說:「我可告訴你於紫菲,現在你可要老老實實的,這對你有好處,不然遭罪的是你。」

於紫菲冷哼一聲說:「哼,我不是小看你,你怎麼享受女人,我都懷疑你。我看你就是個新手。你要是真敢對我怎麼樣,我可要你看看一個女人的厲害。」

馬思駿已經在古麗麗身上嘗到的禁果,看到於紫菲就要成為自己待宰的羔羊,居然嘴上還這麼硬,還有幾分的輕蔑意味,就又來了勁說:「你以為我不知道什麼叫女人嗎?那你就看看吧。」剛準備要動手,就聽到從食堂外面傳來一陣急促的腳步聲。

於紫菲臉上馬上變得慘白起來,惡狠狠地小聲說:「馬思駿,來人了,你趕緊放開我。」

馬思駿也感到奇怪,這個時候,食堂是根本沒有人來的,今天這是怎麼了?來這裡的又是什麼人呢?但不管什麼人,他內心裏蒸騰的火焰必須儘快的打消下去,不管他在這裡前途怎麼樣,總不能讓人看到他對食堂的漂亮女主任做出這種非禮行為。心裏的氣憤畢竟拿不到桌面上,他也不能做的太不要臉。他小聲罵道:「臭娘們,今天就便宜你了。」

於紫菲在馬思駿的腰間用力的踢了一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