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較量] - 10 捉弄於紫菲(2)

聽出了他的聲音。她抬起膝蓋,對着馬思駿的要害狠狠地懟上去,但並沒有懟到馬思駿的要害部位。馬思駿小聲說:「你別叫,我就鬆開你。」於紫菲連連的點頭。馬思駿鬆開的手,一臉壞笑地看着於紫菲。於紫菲狠獃獃地說:「你差點嚇死我。你別攔着我,十分鐘之後到我辦公室。」於紫菲急急忙忙地離開了。

於紫菲的憤怒,馬思駿分明是感覺到的。但他掌握了於紫菲這個女人做了醜事的把柄。醜事人人有,不露是高手,他掌握了於紫菲做的醜事,就不怕於紫菲再對他進行打擊報復,於紫菲也絕對不會想到,她第一次為了達到自己某種目的,對縣委書記獻媚,居然被她的一個下屬逮個正着。

雖然跟麗麗有過三次身體上的歡愛,但他對女人還談不上真正的了解。他想,這於紫菲急急忙忙回辦公室,到底去幹什麼?難道還有什麼了不起的大事不成?但一個招待所的所長,侍候好領導就完事大吉,他想不到這個女人還會有什麼大事兒。也許於紫菲讓他十分鐘之後到她辦公室,就是為了批評他。他倒是現在就想聽聽,這個剛剛做了醜事兒的女領導想跟他說什麼。

讓馬思駿奇怪的是,於紫菲並沒在辦公室,馬思駿分明看到於紫菲回到了食堂,也沒看她出來。

站在於紫菲辦公室的門口,馬思駿正在琢磨這個該死的女人,在跟他搞的是什麼把戲,就看到於紫菲披散着濕漉漉的頭髮,好看的臉蛋兒洗的紅撲撲的,身上披着一條寬大的浴巾,浴巾的下擺遮蓋不住兩條修長的**,雖然掩飾着那關鍵的部位,卻更加讓人充滿着想像。最讓馬思俊感到驚喜的是,那難以遮掩的完美的身材曲線,讓人恨不得上去就咬上一口。

眼前這個剛剛出浴的女人,那種清新和美麗,的確是會要一個年輕男人的命,而於紫菲也被突然冒出的馬思駿驚嚇的一陣哆嗦,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馬思駿,你在幹什麼?你為什麼要這樣看我?一看你的眼神就知道你不是個老實的人。」

聽到於紫菲的話,馬思駿立刻回敬道:「你出去幹什麼難道我還不知道?我的美女所長,我說你行啊。真讓我沒看出來,縣委書記來吃飯,都把你嚇得哆哆嗦嗦的,生怕侍候不好人家,現在把身體送給了人家。人家滿意了?」

於紫菲立刻大驚失色,好在這個時候整個食堂也就他們兩個人,她惡狠狠地說:「馬思駿,你不要給你臉不要臉,你有什麼權利這樣跟我說話?我做什麼事情跟你有什麼關係?再說,我正要跟你說一件事情,你不是要知道是誰冒名頂替的你的名額嗎?我也給你打聽到了。你給我先回去。五分鐘之後,你再到我辦公室來。」

於紫菲又恢復了她那凌厲冷峻的模樣,不再把馬思駿放在眼裡,大步地從馬思駿的身邊走過。

如果不是於紫菲說的那句話,讓馬思駿一陣驚愕,驚訝的問道:「什麼?你給我打聽到了冒名頂替我名額的人?他是誰?我要你現在就告訴我。」

待續...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