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較量》[較量] - 10 捉弄於紫菲

馬思駿驚愕的站在那裡,再也不敢往前走一步。

難怪保安跟他說,最好不要進,原來是這個樣子。但他堅決相信,於紫菲過去跟王發元絕對不會有任何關係的,如果於紫菲過去跟王發元就是這樣的關係,那麼於紫菲絕不會從縣委辦公室副主任,發配到招待所當所長。也許是於紫菲破釜沉舟,不甘心僅僅當一個招待所的所長,才讓王發元得到的自己。這就就是說,自己到麗麗家過了這備受折磨的一晚,在縣委招待所里發生了怎樣的一幕。王發元這個縣委書記,絕不會像一個被憋得難受的毛頭小子那樣,把女人拉過來就做這種事,兩個人一定是經過了大量的談心交流,甚至是試探,然後才有這樣驚心動魄的一幕。

不管自己再有多麼大的膽子,他這個時候也絕對不會打擾人家的好事,壞了縣委書記的好事,他還要這個為他主持公道呢。

忽然,馬思駿心裏一陣壞笑,心想,沒想到王發元從表面看上去,完全是一本正經,不被女色吸引的男人,但他沒有想到的是,這個縣委書記居然也是人,也是一個喜歡漂亮女人的人,甚至是一個敢於大膽的,把周圍的漂亮女人推倒的人。從某種意義來講,這樣的男人,倒是很講究人情味兒。

怕就怕一個人身上一點沒有缺點,只要發現的這個人身上的缺點,事情就好辦,他推倒的居然是於紫菲,他覺得這裡隱藏着他現在還想不到的東西。

他悄悄的下了樓,就彷彿這個世界上誰也不會知道,在這間辦公室里,發生的一個縣委書記和一個漂亮的招待所長共同進入溫柔之鄉的情景。他覺得自己很幸運,幸運的是,這絕對是難得一見的場面,居然讓他撞見。他冷冷一笑,又想,好你個於紫菲,你可是撈到一條大魚。

從小樓里出來,馬思駿說:「你等一下,我給你拿條煙抽。」那保安不好意思地說:「馬管理員,你說這多不好意思。」馬思駿在保安的肩膀上輕輕地拍了一下,說:「小意思。」

馬思駿在招待所也多多少少算是有點權力的人,掌管着煙酒和吃吃喝喝之類的東西,如果他沒有自己的志向,干這個差事還是蠻有油水的。

從招待所的倉庫拿出一條中檔香煙,來到了小樓前,塞到保安的懷裡,又回到了自己的住處。他想了想,又走出食堂的大門,就看到,從林間的小路上,走來一個俏麗的身影。這不是於紫菲還是誰?

他的心裏生出了一個壞心眼,把自己藏在樹影的後面。當於紫菲急急匆匆正要向她的辦公室走進去的時候,馬思駿突然衝上前,從後面緊緊的抓住於紫菲的肩膀,一隻手又捂住於紫菲的嘴,於紫菲大叫一聲,但她叫不出聲來,身子一陣劇烈的顫抖,像是要嚇癱在那裡。

一陣特別的味道瀰漫開來,這是那事後女人身上發出的那股難聞的氣味,馬思駿現在可不管這些,壓低着聲音說:「於所長,你這是從哪裡出來呀?不會是遇見了什麼好事兒吧?」

馬思駿壓低着嗓音,於紫菲還是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