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與心的選擇》[劍與心的選擇] - 第3章 冰蟾大妖

或許論殺傷力周易年不如江喬,但是如果說速度的話,江喬的飛劍也快不過他的天雷。

但是吧,周易年為了提速也是把傷害降低了許多。硬核的出場方式迅速且牛逼不假,就是傷害可能不太夠。

發現情況不對的他只能向江喬小聲催促道:「老大,別發愣啊,我傷害都拉滿了,你再不來,你兄弟我這逼就裝不下去啦。」

在目睹周易年的精彩登場和白給瞬間後江喬也是懵逼了幾秒。

不過很快就反應過來,一道劍光斬落,以摧枯拉朽之勢迅速斬殺了三位狼妖。

待到清理戰場時,江喬看着地上的三具屍體不由得凝重了起來。

這三具屍體都只有妖怪的身體卻沒有本身的意識,顯然都是妖傀了。

妖傀是一種妖族的殘忍妖術,妖族用酷刑和配置好的藥水去折磨未成年的小妖,待到小妖死亡便會生出怨念。

煉製者再將每日用藥水浸泡的子符咒放入小妖的屍體中,自己則用母符咒來永遠奴役他們。

看到妖傀的江喬恨的直咬牙道:「阿年,早做準備吧,連妖傀都出來了,那隻癩蛤蟆也該醒了,等幫徐然拿完兩界果後就該去找這廝了結我們之間的恩怨了。」

聽到冰蟾的名頭,周易年也不禁握緊了拳頭。

「是該找那混蛋算這筆賬了,他這次蘇醒應該就是元嬰期了吧。」

「我們兩個聯手收拾他倒是不難,但是要殺他卻是沒那麼簡單。」

可別忘了這傢伙有着初級神獸的血脈,一旦讓他跑回水裡,再想殺他可就難了。

待到任務結束,去六扇門一趟吧,那裡應該有我們想要的,這一次必須讓他有來無回。」

江周二人的反常行為還得追溯到五年前,也是這件事,逼得江喬隻身一人前往山海關,周易年五年避世修行。

五年前,滄瀾劍庄。

一少女帶着爽朗的笑容招呼着江周二人「劍瘋子,周騙子,快來吃西瓜。」說話的人叫孟曉柔,是滄瀾劍庄劍主的小女兒。

十四歲的年紀就已經長得亭亭玉立了。

標誌性的微笑總是讓得劍庄內的師兄師姐們都對他們的這位小師妹寵愛有加。

當萬里無雲的晴空遇上清涼可口的西瓜,這座劍庄顯得是那麼的閑適與愜意。

天有不測風雲,只是霎那間黑暗便籠罩了整個劍庄,空氣都充滿着血腥的氣味。

只見數十位面目猙獰的妖怪向劍庄攻來,為首的是一隻藍色的蟾蜍。

在他的攻擊下,劍庄的防禦法陣就好似孩童的玩具一般不堪一擊。

冰蟾指着孟曉柔對手底下的幾位小妖說道「我要那個女孩,只要活不要死,聽到了嗎。」

匹夫無罪,懷璧其罪。

孟曉柔就是是這隻冰蟾來到劍庄的真正目的。

她是百年難遇的冰靈之體,要是乘着她還沒有成長起來之時就把她的血脈融合的話,那冰蟾大妖的修為和天賦絕對是能更進一步了。

面對彷彿無窮的妖怪,莊主孟朗早已經殺紅了眼,他的身上已經不知道受了多少次傷,他的眼睛早已失去了往日的柔情,意識逐漸變得模糊。

孟朗只能憑藉著僅剩下的一點意識拖動他早已經千瘡百孔的身體不斷揮舞着手中的長劍。

他大聲吼向江喬和周易年「跑,帶着曉柔快跑,永遠都不要回來。」

眼看到手的肥羊就要從嘴邊跑了,冰蟾大妖哪裡能忍。

擊垮駱駝的重來不是最後一根稻草,看着還不肯死去的孟朗,冰蟾大妖也忍不住了,他親自一掌轟向垂死的孟朗,巴掌嵌入了孟朗的身體。

可是等到冰蟾想抽出手掌時卻發現一雙滿是傷痕的雙手緊緊抓住了他,孟朗用軀體狠狠的夾住了冰蟾任憑他怎麼樣也摔不開。

孟朗強擠出一抹微笑對向已經帶着孟曉柔撤離的江喬和周易年後便毫不猶豫的自爆了自己的內丹。

在一陣巨大的聲浪中孟朗的生命終於走到了尾聲,冰蟾也被周圍的建築物壓住而暫時被限制了行動。

江喬早紅了眼眶,但卻不敢停止奔跑,只是十五歲的年紀,卻要面臨如此多的生離死別。

師父為自己爭取時間而慘死,無數的師兄弟接踵而至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