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化昆吾》[劍化昆吾] - 009 書樓問心

江寧聽從院長的建議,在書山學海樓泡了整整一個月。

初時,江寧從早上到晚上除去吃飯時間,都心無旁騖的沉浸在書的海洋中,他在看聖人學說!

聖人學說教化萬民,皆從淺處着墨,慢慢深入,由細處寫起,漸漸深奧,聖人學說越看越多,江寧越是心驚,聖人講如何約束自己,提升自己,卻沒有談具體思路,江寧找不到他要的答案。

他要的很簡單,他要解決勁力總是莫名其妙被心臟吸收,導致後勁不足,他要開氣海,化勁力為靈力。

中旬,江寧已經廢寢忘食,他帶上饅頭水囊,吃住都在這書樓中。

他翻起來各類功法戰技,從凡階到黃階再到玄階,凡是他有資格借閱的功法皆看了個遍,一無所得。

他蓬頭垢面,衣袍髒了也不在乎,餓了吃幾口饅頭,渴了拿起水囊喝上一口,困了和衣席地而卧。

江寧特立獨行刻苦讀書,書院已經漸漸流傳起書山學海樓有個文瘋子的傳說,圍觀群眾開始多了起來,身為他的好友管虎帶上食物幾次勸說無效後,也慢慢放棄了。他也要抓緊時間修鍊。

江寧在功法書中也只能找到隻言片語,收效甚微。

他已經陷入魔怔!

下旬,他開始翻起來神魔雜談,大陸史冊,甚至風土人情遊記類的書籍。

他在尋找着勁氣消散的原因,他在尋找着修鍊之路的方向,一本本書籍翻過,放回,繼續換下一本。

一目十行,江寧越看越心驚,這些聖人學說,這些朝代史記,所有正統書籍通篇都在講怎麼做一個好子民,怎麼做好一個普通人,高深的修鍊法則統統都被隱去。

神魔雜談也好,大陸遊記也罷,各種密辛只是一筆帶過,能讓人看的,只有看的人想要的真相。

江寧深知,自己心臟能吸收勁力,存儲勁力是個大秘密,在這成千萬本書籍中,竟然找不到一個類似的個例。

江寧已經癲狂,他在書架邊徘徊,他在這書樓狂奔。

「異端,我竟然是一個異端!也許有人跟我類似,他們已經湮沒在歷史的塵埃中沒有留下一絲痕迹,我沒有辦法像常人那樣修鍊下去了,我的夢想,我立下的誓言都要成空,哈哈哈哈,荒謬可笑!」

「我想要復我江家,想要屠盡萬千妖獸,我想要變得更強大,為什麼,我的心居然和我唱反調,給我製造障礙。」

他的頭髮在這一個月焦躁中,竟然變成了灰白色。長發亂舞,他像一個瘋子在自言自語。

他驚動了書樓中的所有人。

「瘋了,瘋了,這新晉親傳怕是瘋了,他的修鍊之旅還沒開始,估計就結束了,可惜了!」

「如此道心,怎麼能配得上親傳玉冠!」

「看書也能着魔,這親傳弟子委實創下書院的奇葩記錄。」

眾人議論紛紛,不停的窺視江寧,生怕他做出更出格的事情。

樓內專門答疑解惑的夫子已經忍無可忍,他這近一個月已經干擾到書樓的正常秩序,礙於江寧親傳身份一直睜一隻眼閉一隻眼。

那夫子抽出戒尺,隔空輕輕一抽,江寧像一隻斷了線的風箏,控制不住的搖搖晃晃向著門外後退。

「少年人,終究是需要長輩教育的!去門口清醒一下,想清楚了再回來。存在即是合理,過於執着不是好事情,順其自然,遵循本心,拿得起放得下,才能走遠,才能成才!這樣不倫不類,瘋瘋癲癲豈不墜了院長名頭!」

夫子大喝一聲,振聾發聵!

江寧聽懂了弦外之音,這席話就像是冬天裏一盆冷水潑在自己身上,江寧顫抖着,口中囁嚅着重複夫子的話。

存在即是合理,順其自然,遵循本心!

「不是我要我心做什麼,而是我心要我做什麼。原來我一直就是本末倒置了,才會困惑如此之久。萬千書籍沒有個例參考,那我就創造個例給後來人參考,路都是人走出來的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