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化昆吾》[劍化昆吾] - 004 神秘小胖子

自江寧醒來後已經過了一個月。

李姨娘頗有手段,或拉或打,分化了不少父親留下的老人,江寧的支持者不是被打發去了邊關就是被安排去祖墳修墳,鐵叔被按死在祖墳守靈。

現在的江家只有一個聲音。下人們看自己的眼神充滿了憐憫跟可惜。

她並未着急撕毀當日跟江寧的約定,江昊的家主前頭有個代字!

「這婦人倒是有幾分魄力,斷定三年後的我必輸無疑,可是你又哪裡知道,現在的我已經不是一個月前的我了!」

江寧在父親新墳前喃喃細語,訴說著近期發生在自己身上的事情。

鐵叔站在遠處,警惕的看着四周。

「父親,孩兒已經覺醒了武脈,試着去修鍊你留給我的劍譜,我發現我們陳家的練體術並不適合我。」

「孩兒不孝,與姨娘定下三年之約,孩兒失去了江家的控制權,孩兒想爭!」

「孩兒得知一個驚天消息,禹州書院將於七日後廣招學員,年滿十二不超十八,聘請名師教導文武之道。」

「家族在姨娘的控制下,我不敢暴露自己現在的狀態,毫無修鍊資源,所以,孩兒要去禹州尋找機緣,望父親在天之靈保我平安!」

江寧說了很多,直至暮色降臨後,才收拾東西,叩首,上香,灑下父親生前最愛喝的酒水,他像一個吃了敗仗的逃兵,趁着夜色背着包袱,帶上鐵叔留給自己的鐵劍跟銀兩,翻山越嶺,直奔禹州。

江家村至禹州不過百里,十五歲的少年要用雙腳去丈量這段獨自行走的人生路 。而這百里旅途中有一座山叫倉古山,過來倉古山就是禹州城。

傳聞倉古山有賊人猛獸出沒,江寧按了按鼓鼓囊囊的背包,緊走慢走終於在日落時分趕到山腳一處開在村落的破舊無名客棧。

說是客棧,不如說是幾間民房更為合適。江寧草草吃過幾個饅頭,匆匆洗漱後便歇息,養精蓄銳,修鍊起來。

江寧在這一個月已經將《江家煉體術》中拓脈,鍛骨兩境修成,一躍成為後天六重巔峰。他急需沖開竅穴開闢氣海。

最大的瓶頸在於神秘珠子入主心臟後,瘋狂吸收江寧氣血,好不容易積攢的真氣被珠子吞噬得乾乾淨淨。沒有真氣,根本做不到開竅,更別提開氣海入先天。

「跟所有的煩惱說再見,美美睡一覺再說,反正憋了十五年覺醒的武脈,再廢也是後天六重巔峰武者,順其自然吧!」江寧自我安慰着,進入夢鄉。

一覺醒來,天已透亮!

江寧穿過村落,沿着官道向著山腰走去。

空谷幽蘭,暗香襲人,蟬鳴鳥語,一派生機勃勃的景象,若非趕路,江寧真想在這處搭一座茅屋,長久住下。

「早起的鳥兒有蟲吃,早起的我有美景欣賞,不錯不錯!」江寧解下腰帶上的水囊,大口喝乾。

順着耳旁微微的水流聲,江寧尋着一條清澈的小溪,雙手捧起溪水,洗了一把臉,然後裝滿水囊。

溪谷陰涼,萬籟俱靜,除了潺潺流水別無它音,江寧尋了塊巨石坐下歇腳。

「不知還有多遠才是禹州城,這裡連個鬼影都沒有,想找個人問都難,難怪老人常說在家千日好,離家半日難。罷了罷了,趕路吧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