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化昆吾》[劍化昆吾] - 002 蕭薔之爭,三年之約

停靈完畢,一長老捧來香爐置於靈前,江寧手持香火帶頭上香。

「且慢,妾身有話要說。」李姨娘上前張開雙臂,阻止江寧「江寧不配第一個上香!」

「江寧是族長親自定下的少族長,有何不配之說?」鐵叔第一個站出來質問道。

「拜祭頭柱香得由族長才行,江寧只是少族長,他不配!」李姨娘加重語氣「我雖是續弦,也知江家崇尚武德,以武傳家,敢問少族長修為幾何?」

李姨娘一臉嚴肅的逼問江寧。

「毫無修為。」江寧平靜回答。

「那好,你毫無修為,何德何能坐上家主地位,帶領江家生存在這個紛亂的邊陲,又怎麼去抵禦獸潮,保我家園,有你這樣毫無修為的廢物當族長,江家必然沒落!」

靈堂一片嘩然。

「固然父死子繼乃是大夏兵鎮規則,然而江寧修為不堪,難以勝任。」

「嫡長有序,江寧有何不可。我等儘力輔佐,未必不能成就一番事業,況且江寧滿腹詩書,當個軍師也不墜其父威名!」

族人分為兩派,互相辯駁起來,一時之間,靈堂亂紛紛的!

「住口!我父靈前不得放肆,今日是祭奠我父的日子,不是讓你們來決定誰當族長的!」

江寧的怒吼鎮住了在場所有人,靈堂安靜了下來。

「我敬你是姨娘,你說的這些我不追究!但這香我是上定了。我是我父嫡子,你有什麼資格剝奪我祭拜父親的權利?」江寧踏出一步怒問。

「我父養育我十五年,某雖不才,也知忠孝二字,今日父親之殤,你不靜心祭拜,挑起爭端是為不賢!」江寧朝着香案又踏出一步。

「我父屍骨未寒,你大鬧靈堂,對我父屍骨罵子,是為無德!為妾,不為夫守靈是為不忠!妄議宗族大事是為不守婦道!」

江寧怒喝一聲,將香**香爐。「你一個不賢不忠無德不守婦道的姨娘,有何資格議論由誰來接任江家族長!」

整個靈堂鴉雀無聲,族人開始正視江寧。

「好一個伶牙俐齒的小子,我不是不讓你上香祭拜,我只是不忍江家在你手上廢了!」李姨娘憋紅了臉悻悻反駁道。

「此事,等我父入土後,我自會召集大家商討!今日只做一件事,那就讓父親入土為安!」

江寧一錘定音,打斷了李姨娘。暫時壓住了這場鬧劇,靈堂恢復秩序,陸陸續續有受父親之恩或者生前朋友前來祭拜上香。

「李曹褖到!」門口有人唱禮。

「妹夫啊,你怎麼忍心丟下昊兒先走,你好狠心啊!」悲戚的嚎叫聲直入靈堂所有人耳朵,這是李姨娘親哥來了。

江寧冷冷的看着李姨娘跟江昊,這是她的後手吧,這婦人倒也是機智,知道請外援,看來這鬧劇難了!

李曹褖上香祭拜完畢,心疼的拍着江昊的肩膀說到「昊兒,有舅舅在,沒人能夠欺負你娘倆,舅舅在禹州雖然只是曹褖,保你平安綽綽有餘,有事直接去太守衙門找我,你們娘倆要節哀!」

「大哥放心,我們生是江家人,死是江家鬼,我會好好培養江昊,他一定會成為他爹那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