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化昆吾》[劍化昆吾] - 001 江寧之殤(新人新書,求收藏,求評論)

三年前,東部詹洲,九月,天火降臨。

北莽荒原,大地震,妖獸生存空間壓縮,形成獸潮攻擊人族領地。

南部詹洲與北莽荒原相接首當其衝。大周帝國請下仙人共同抵禦邊關獸潮,抽調邊鎮衛所組織武者保衛家園。

詹洲邊陲軍鎮禹州,江家村,十四歲少年手持木枝,正揮灑着汗水在河邊練習家傳武技,磕磕絆絆,所謂劍法有形無神,軟綿無力!

那少年憤怒的丟下木枝,仰天長嘯。

「三年了,三年了!武者血脈不覺醒,難入後天《江家劍法》就是十年我也學不了,怎麼幫我父分憂!可惡!可惡!

「我江家以武傳家,祖上更是強者輩出,我父亦先天七重,任鐵血軍參將,駐守禹州邊陲,保境安民。我江寧練武七年,竟然是無法凝聚武者血脈的廢物!父親在邊關抵禦獸潮三年,我卻荒廢三年,真是枉為人子!」

那少年喃喃自語,他名為江寧,江家族長江烽火的嫡子。其父是強鐵血軍參將,江家村村長兼任江家族長,威名赫赫,一身先天七重強悍修為,斬殺數百入侵妖獸首級,由百夫長升任參將,於三年前率領部曲三百人鎮守邊關。

江寧撿起河邊的鵝卵石用力扔出,發泄心中的苦悶。

父親離家已經三年,時不時傳來家信,道時平安,並附有修鍊心得,不忘鼓勵江寧不要放棄武道,厚積薄發,終於機會打通武脈成就後天武者,承襲百夫長武職,接任族長。

「看來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會辜負父親的厚望!」

江寧慢慢踱步回家。

村裡瀰漫著一股香火紙錢味道,夾着婦女兒撕心裂肺的哭聲,更有未燒完的紙錢在風中打着卷!

微冷!

「幾天前,大虎戰死,現在二牛也戰死了,可憐啊!他兒子才八歲……」

「三年了,這天殺的獸潮還不停止,老天還時不時降下天火,若非有仙人抵擋這日子沒法活了……」

「阿彌陀佛,保佑我男人平平安安。」

江寧一路回來,婦女們議論紛紛,遇見江寧紛紛行禮。

最近陣亡的族人越來越多,江寧心中惴惴不安,無瑕回應族人。江寧快步朝着家中走去。

「呸,什麼狗屁少主,連武者都不是,若非族長嫡子,他算個毛。」

「是啊,聽說了嗎,小少爺突破後天八重了,才十二歲,如此天資可惜是後娘生的,可惜啊可惜!」

「嘿嘿,嫡子又能如何,他不是武者,這個位子坐不穩……」

江寧對這些話已經免疫了。

回至家中,接過下人端來的茶水,休息片刻,江寧又接着看起父親留給他的劍譜。

一陣陰風吹過,劍譜掉落在地。

江寧眼皮一陣大跳,「近日心神不寧,這時局怕有大事發生,是不是要去信問問父親該不該舉族遷移,或是找族內長老商量。煩死了」揉揉太陽穴,眉頭不展。

……

噠,噠,噠,疾馳的馬蹄聲由遠及近。

「急報,急報,急報,快快帶我見少族長!」一名勁裝武者自門廳而入,風塵僕僕,連口水都顧不上喝直直衝到客廳。

「鐵叔,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江寧盯着武者,這位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