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山在握》[江山在握] - 第3章 至親離世,紈絝大夢初醒

「遠處還有北銘騎兵的戰馬蹄聲,我們得趕快走啊少爺。」江巍呆愣的跪在地上沒有動彈。「少爺,夫人為了救你而死,你不能讓她白死了啊少爺!」說完,也不管江巍是否聽見了,拉起他來就跑。匆忙之中,江巍手中,只留下了母親的一條絲巾……

無名山坡上,老魏正在刨土,江巍雙手顫抖着將母親的絲巾放入坑中,老魏在坑前看着他說道:「少爺,人死不能復生,您還是節哀順變吧……哎!」江巍呆愣許久後,說道:「魏叔,我要習武。」老魏聽到這話呆愣了一下,這小魔王以前可是很抗拒學武的。遠山將軍在世時,曾經想讓江巍習武,可被他一口回絕,現在卻要主動學武,由此可見,母親離世對他的打擊非常的大。於是他對江巍說:「少爺,現在主要的問題,我們要先安頓下來,押送車隊被北銘騎兵衝殺殆盡,這對於我們來說,是一個利好的條件,我們不用再去服勞役。今夜我們好好休息,明日便去鎮北關周邊村鎮,找戶人家先投宿,從長計議。」

第二天一早,二人喬裝改扮,來到了鎮北關附近的一處邊陲小城——寒嶺城,這裡位於山腰位置,距離關隘有二十里。鎮上有四五十戶人家,二人進入鎮中,找了一戶人家投宿,此戶姓賈,主人名叫賈伯興,年近花甲。還有一女,名喚賈念。正值碧玉年華。

入夜,老魏與賈伯興圍爐而坐,賈父問老魏:「二位從何而來,要往何處而去啊?」老魏答道:「啊,門外那是我的侄兒,我叔侄二人本是遊歷四方的流浪之人,前幾日遇到北銘蠻兵,所幸我有些功夫傍身,這才帶着侄兒逃至此處。」接着又問道:「我看您也年近花甲,為何女兒……」 「這些害人的蠻子!」緊接着賈父又說道:「哎,我年近四十才有了小女,她出生,她娘就難產而死,這些年我父女二人相依為命,念兒懂事,才一直陪着我這老頭子,不然吶,早該嫁人啦。」 「是您有福氣…」

屋內二人在交談,屋外,江巍獨自坐於磨盤之上,抬頭看着星空,不知道在想什麼。一旁,正在洗衣服的賈念看着他獃獃的望着天,便問道:「哎,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呢?我先說,我叫賈念!」江巍轉頭看了她,沒有說話。賈念又說:「哎,你怎麼不說話啊,我總不能一直叫你哎吧?」江巍再轉頭說道:「我娘死在了北銘騎兵槍下,你要我說什麼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