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九章 戰秦白羽

淘汰賽依舊如火如荼的進行着,接下來的三輪對決元菲都是一招制勝,未有一合之敵,有着同樣亮眼表現的是皇甫辰,他同樣是上場僅用一招便結束比賽。

其餘熱門人物大多如同預期出線,十五位出線者僅有北辰是個例外,事先除了元天正外,怕是沒有人會預料到北辰竟然能夠順利的連勝四場,

儘管北辰的表現不像元菲與皇甫辰那般耀眼,但確實是此次宮門大比最大的黑馬了。

當然了,由於北辰的聲名不佳,高呼北辰僥倖的學子大有人在,因為除卻第一場的對手是林虎外,其他對手相對來說都水平不高,

而與林虎對決的場景又顯得有些撲朔迷離,讓人看着不真確,所以說他僥倖並非空穴來風,然而有一點卻被大多數人給忽略了,

那就是基本上所有參賽學子都是凝氣境,皇甫辰更是壓着境界不突破,就是想拿下此屆道子身份,以此成為進入縹緲境的學宮領袖,

而北辰僅僅是練氣境的學子,哪怕他現在已經達到練氣圓滿了,仍然掩蓋不住他與眾多精英學子的巨大修為差距,

而以練氣境從殘酷的淘汰賽脫穎而出進入真正的排名賽,要知道這些凝氣境還都是同境的佼佼者,

取得這個戰績的難度,遠比有着凝氣境圓滿為依託,再有顯赫的家世超階的功法為基礎的皇甫辰奪冠要難得多,就算北辰在排位賽中輸了,恐怕以後也配不上「廢物」這個稱號了。

但是在那些遠道而來的各宗大佬眼裡,北辰才是這些學子中最有潛力的,他們畢竟是外來者,俗話說「當局者迷,旁觀者清。」

觀禮台主席位上,太初學宮的掌宗宮主此時正仔細的打量着人群中的北辰,作為一宗之主,他看人看物自然不會被表象所迷惑,

他深知被夫子看中的北辰絕非等閑之輩,但是今日北辰的表現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出乎他的意料之外,然而他不知道的是,真正的意料之外才剛要開始。

排名賽的規則也很簡單,重新抽取號數依舊是二人對決,率先獲勝的七名學子可先入前十之位,剩餘八人再決出四人,如此就剩十一人,這十一人再決出一名道子與核心弟子第一到第十名的名次。

一位黑衣執事抱着一個盲箱,十五名學子依次抽取屬於自己的號數,北辰將手伸進盲箱,取出一張特殊材質的紙條,打開一看,上面赫然寫着十五。

如此看來,第一輪北辰輪空了,隨着裁判長老宣布號數之後,台下頓時又是噓稀之聲不斷,大喊北辰狗屎運,

輪空並不代表不需要比賽,只是需要等第一輪對戰完了,從七位失敗者中抽取其中的一位作為對手,從這個角度而言,難度要低上一些罷了,畢竟強的都已經在第一輪勝出了。

隨着裁判長老的一聲令下,一號到十四號同時登上擂台,選手區便只剩北辰孤零零的一人在此觀戰了。

元菲此戰的對手名為秦白羽,秦白羽的實力在這十五名弟子中絕對算是名列前茅的,他是掌宗宮主的嫡傳弟子,一柄長橫刀立於身前,就算對手是表現搶眼的元菲,秦白羽依舊鬥志昂揚。

很快二人之間的戰鬥便開始了,元菲率先發起了攻勢,面對秦白羽她也不敢大意,一出手便是一招「朱雀焚天」。

只見元菲手中之劍飛快的掐起一道劍訣,赤紅色的劍氣化為一頭燃燒着熊熊烈焰的朱雀衝天而起,帶起一片炙熱的熱浪。

秦白羽一把抓起橫刀,橫刀化為無數刀影,刀影非實非虛,以一種奇特的軌跡飛快的組合著,僅一瞬間就在擂台上空化為一頭巨大的下山白虎,這招同樣是威名赫赫的殺招「虎嘯乾坤」。

兩道強大的攻擊在空中相碰撞,發出一聲劇烈的響聲,隨後巨大的衝擊波朝擂台四周散發出去,甚至遠在觀戰區的北辰都能感受到。

這一擊二人平分秋色,就在元菲準備再次發動攻勢之時,秦白羽伸出一手攔住她,元菲秀眉輕皺說道「你要認輸?」

秦白羽聞言搖了搖頭說道:「我不想繼續浪費時間,從剛才的攻擊來看,咱們二人平分秋色,境界上也差不多,

不難猜測以這種攻擊方式到最後是看誰的靈氣充足,就算是勝了也沒多大意義,我建議我們直接比招式,

這樣一來不浪費靈氣,二來不浪費時間,如果技不如人秦某自是心服口服,不知元師妹覺得在下建議如何?」

秦白羽的提議自是正合元菲的心意,很快二人的劍技刀法便在擂台上化為無數道虛影,橫劈豎斬,直刺斜挑,

二人以最簡單粗暴的方式戰鬥着,秦白羽原本是信心滿滿的,不曾想元菲對劍技的應用已是到了爐火純青的地步,總是能夠預判自己的出刀方式,

僅片刻時間秦白羽便只剩招架之力,全無進攻之能,元菲的攻勢連綿不絕,攻擊角度刁鑽無比,最終在一個虛招之下,秦白羽招架不及,元菲的劍已經架在秦白羽頸部,這場比斗就此結束。

另一邊皇甫辰的戰鬥卻是依舊風輕雲淡,他的對手比秦白羽要弱上不少,皇甫辰僅三招便將對手挑落擂台。

很快第一輪便結束了,皇甫辰,元菲等七位學子率先進入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