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七章 學宮大比(2)

>

「北辰何在?」陳東手裡拿着花名冊,銳利的眼神掃過四方,沒有看到北辰的身影,只能大聲問道。

全場鴉雀無聲,眾學子們面面相覷。

陳東見狀再次出聲道:「再有一刻鐘,如若北辰還未到,那便按主動放棄大比資格處置。」

說完陳東便轉身離去,此時擂台下的眾人像是炸開了鍋似的,開始各種熱議。議題只有一個,那就是北辰。

「真是扶不上牆的爛泥,白瞎了一個珍貴的大比名額。」

「也是,早該想到的,這麼一個廢物,怎麼可能有膽量來此與宮門才俊們同台競技,依我看沒來多少還能保留些體面,要是來了,不僅他的臉面甚至連夫子他老人家都會有損聲譽。」

「要是我也能享有那麼多的修行資源,此次道子不敢說,起碼三甲還是有望了,可惜了。」

「這也算是個奇葩了吧,膽怯畏戰,這種情況足以載入學宮歷史,遺臭萬年了吧?」

眾多宮門學子們對北辰議論紛紛,很顯然對於這個學宮廢物,憤恨不齒之人大有人在,說白了無非是嫉妒心作祟。

一刻鐘時間轉瞬而過,黑衣執事再次來到此地,原本神色淡然的元菲,此時眼中多了一絲失望。

原本她想通過此次宮門大比,光明正大的戰勝北辰,以此來向自己的爺爺元天正證明自己遠比北辰有潛力。

也希望以此證明元天正的選擇是錯誤的,在元菲的眼中,這是一場正名之戰,與北辰一戰的結果遠比大比名次來得有意義,

如果北辰棄戰,那自己參與此次大比的意義就不大了。就在執事即將宣布北辰喪失比賽資格時,一道修長的身影一閃而過,下一刻便出現在場地**。

此人正是北辰,如此身法着實震驚了在場的諸多學子,很多人都看不清北辰如何出現在這裡的,實際上也是因為北辰擔心來不及,只能以這種方式出場了。

黑衣執事眼中也有驚詫之意,雖然北辰的出現他看得很清楚,但是一看北辰的修為仍是練氣境,在這個境界能夠有如此身法,當真是極為罕見,這也不怪黑衣執事有些不敢置信。

「既然你在大比之前到來,那便可正式參與大比。」訝異片刻之後黑衣執事沉聲說道。

北辰連忙抱拳說道:「多謝執事。」

北辰之所以今日差點遲到,主要是因為暮雨曦送給他的那塊玉佩,原本北辰以為是塊尋常的玉石,因為這玉佩外貌平平,沒有絲毫出奇之處,

然而因為今日要大比的緣故,北辰昨晚回來便決定好好休息一番,將精氣神調整到最佳,不曾想就在北辰進入睡眠狀態時,此玉卻是發生了十分奇異的光暈,

不僅如此,北辰放在床頭的那柄古樸寶劍也與玉佩發生共鳴,竟是化為傳說中的劍丸,飛入北辰識海當中,

原本該是兇險萬分的化劍之路,在玉佩調和下,有驚無險的完成了,在這其中無疑是此玉佩起到的作用最大,

還有一點便是,這柄劍幾乎與北辰朝夕相處,已經算是半認主的狀態了,所以這一切才能如此順利的完成,

而且玉佩對身體與靈魂都有不小的溫養作用,儘管幅度不算很大,但勝在穩定,對於北辰吸納天地元氣也有不小的增幅作用,

這一切發生時北辰雖然處於睡眠狀態,但是他卻全程知曉,只不過只能當成是局外人,看着自己體內發生的這一切,卻無法插手,待他醒來已是為時不早了,所以他才會姍姍來遲。

對於暮雨曦的身份,北辰原本以為是哪個小門小派,或者隱世宗門的弟子,現在看來並沒有那麼簡單,

能將這至寶玉佩當成禮物送人,其身份絕對非同小可,不過在回想昨晚與暮雨曦的經歷時,北辰情不自禁的露出了淡淡的笑容。

元菲看到北辰出現在擂台下,不禁微微鬆了口氣,不過在她看向北辰時,北辰剛好也看到她,兩人四目相對,

北辰眼神之中透露着些許無奈,而元菲眼中儘是冷漠,北辰卻從冷漠中看到了深深的不甘與怨恨。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