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七章 學宮大比

太初學宮,無始峰。

此地為太初學宮最大的廣場,一座山峰如同被攔腰斬斷一般,山腰之處便是頂峰,此地的地面光滑如鏡。

今日是太初學宮的宮門大比之日,無始峰上人頭攢動,熱鬧非凡。因為大比的緣故廣場上搭建了多個擂台,擂台的四周分列有觀武台。

觀武台上不僅有太初學宮的學子與高層們,還有許多受邀而來的與太初學宮關係良好的其他宗門或大族代表,這些宗門代表也都是一方強者。

這些各宗高層們在台上相互寒暄着,更有甚者藉此機會互通有無,交易寶物。

而台下準備大比的學員們卻大多數因為大比的緣故,顯得有些拘謹,很顯然對於這場大比,大多數學員都很重視,畢竟這是個鯉魚躍龍門的難得機會,不過也有例外。

此時一位劍眉星目看起來神采奕奕的少年就是一臉自信的姿態,對於此次大比彷彿並未放在心上。

此人一襲白衣纖塵不染,器宇軒昂的傲立於學子之中,一對如同墨玉般的星眸掃視着四方,自有一番攝人心魄的傲氣。

「這位白衣少年應該便是皇甫辰吧?」一位頭髮稀疏的灰袍老者指着白衣少女詢問道。

「不錯,此人便是學宮血脈嫡傳的皇甫辰,此人天賦卓絕驚才絕艷,凝氣境就已經能夠與超凡境匹敵而不落下風。」一位袒胸露乳肥頭大耳的老者點頭回應道。

此時一位麻衣老者站在不遠處,目光深邃語氣滄桑的說道:「太初學宮傳承久遠,傳聞在遠古時期為人族薪火相傳的重要宮門,遠古皇庭的歷屆人皇也是從學宮中的佼佼者中挑選,

而皇甫一族曾經連續數萬載傳承了人皇之位,所以才有學宮嫡傳血脈的說法,皇甫一族的氣運即便過去無數年了仍然極其深厚,

雖然人皇的時代已經過去無數年,如今的太初學宮也不再是當初那個地位特殊的學宮了,然而皇甫一脈的地位在太初學宮依然受人尊崇,

畢竟在刀耕火種的時代,皇甫氏族為整個人族的發展做出了不可磨滅的貢獻,他們的功績彪炳史冊,萬古流芳。」

老者稍微頓了頓之後嘆了口氣搖頭接著說道:

「可惜的是隨着歲月的流逝,從這少年身上很明顯的可以看得出來,皇甫一脈已然沒有了當初的謙卑之心,他們的後人大多趾高氣揚,躺在祖宗的功勞鋪上耀武揚威,即便真是驚世之才,也多是氣運使然罷了,心性不行,天資再高也是枉然。」

觀禮台上的各宗強者聞言皆深以為然的點了點頭,對於這麻衣老者入木三分的點評都深以為然。

雖是如此,可環顧在場所有學子,能夠與皇甫辰一較高下的恐怕也就一個元菲吧?

此時的元菲獨自一人靜靜的站立在擂台下,她神色淡漠如煙,彷彿對在場的所有學子都視而不見般,她的眼神來回掃視,好似在尋找着什麼。

「元菲師姐最近好像消瘦了不少,氣質也冷艷了不少。」一位相距甚遠的學子望着元菲說道。

「得了吧,自己什麼身份不知道嗎?就你也想打元菲師姐的主意?人家恐怕都不認識你吧?」站在他身旁的一位學子潑冷水道。

「你說的我自然知曉,我有自知之明,並不需要元菲師姐認識我,我只需在這裡祝福她奪得道子之位,我便心滿意足了。」

「這一屆宮門大比恐怕元菲師姐想要奪得道子之位有些困難了,畢竟皇甫辰也參與了此屆排位大比,她奪取三甲之名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哎如果沒有北辰那個廢物在,佔用了那麼多的修行資源,否則哪怕是與皇甫一脈相比,有夫子站在元菲師姐身後支持,究竟誰更勝一籌還未曾可知呢。」

「說到北辰這個佔著茅坑不拉屎的廢物,這幾年浪費了多少天材地寶,聽說夫子連大比名額都給了他,他簡直就是學宮的恥辱,不知道今日他有沒有臉來參加。」一位學子憤恨的說道。

此時一位黑衣執事走了過來,他是負責確認參與此次大比人員核實的執事,北辰正是這位黑衣執事負責的學子之一,這位執事名為陳東。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