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六章 北辰哥哥(2)

>「我幫你看看吧。」說著北辰就要蹲下去。

「別,男女授受不親。」暮雨曦急忙說道。

「抱歉,我不是有意的,那接下來怎麼辦?此地不可久留,萬一那狼妖群再追上來就麻煩了。」北辰見狀有些着急的說道。

「好辦呀,你背我不就行了。」暮雨曦面帶狡黠的說道。

「這…這不大好吧?」北辰面露難色的說道。

「那你走吧,讓我自己一個人對付狼妖就是了。」暮雨曦可憐兮兮的說道。

北辰沒有辦法,只能將其背起,拿起葯簍說道:「雨曦姑娘,葯簍還麻煩你幫我拿着。」

詭計得逞的暮雨曦笑着說道:「沒問題。」

看着葯簍中的雷鳴草,暮雨曦好奇的問道:「這雷鳴草是你用的嗎?」

趕路中的北辰見暮雨曦竟然認得雷鳴草不由有些驚訝,這種靈草是修行之人才會知曉,對於世俗之人沒有什麼功效,因為這是煉製靈丹靈湯的主葯之一,單獨使用是沒有作用的。

「雨曦姑娘認得這靈草?」北辰疑惑的問道。

「我當然認得啊,你還沒回答我問題呢?」暮雨曦追問道。

「不是,這是我幫老師採的。」北辰回答道。

「老師?北辰哥哥是太初學宮學子?」暮雨曦將心中的猜測問了出來。

「嗯,我是學宮學子,雨曦姑娘也是仙門中人吧,不知姑娘來自哪裡?」北辰並沒有隱瞞,同時他也看出來暮雨曦並非凡俗女子。

「我呀?我是墨塵聖宗的弟子。」暮雨曦笑着回答道。

「墨塵聖宗?或許是在下孤陋寡聞,未曾聽說過貴宗門的名號。」北辰回想許久也想不出這個宗門,不過蒼雲界廣袤無邊,宗門遍布,一百零八上門,八百旁門,abc 左道也只是籠統的概念,應該還有不少宗門是不在其中的,或者稱呼不相同也未曾可知。

「墨塵聖宗與此地相距遙遠,北辰哥哥不知曉也是正常,背着我走了這麼久應該挺累了吧?要不停下來休息休息。」暮雨曦說道。

北辰搖了搖頭說道:「不累,一會就到山下了,雨曦姑娘住在何處?我將你送回住處吧。」

暮雨曦遲疑了許久之後才說道:「你將我放在這裡就行了,我自己回去,不然讓我父親知道該誤會了。」

北辰停下了腳步有些依依不捨的將暮雨曦放了下來,隨後看了看她的腳關心的問道:「你的腳好些了沒,可以自己回去嗎?」

暮雨曦看出了北辰眼中的不舍,再次露出了燦爛的笑容,隨後在原地走了幾圈:「你看,好的差不多了。」

「嗯,那我先走了,此次一別不知是否還能見到雨曦姑娘,我身上也沒帶什麼物品,這發簪是我落冠之時購買的,就當送姑娘留作紀念,還望姑娘不要嫌棄,雨曦姑娘珍重。」北辰從自己發箍上拔下了靈玉發簪遞給暮雨曦。

暮雨曦接過發簪,稍微想了想之後將手伸入懷中,取出一塊玉佩遞給北辰,隨後說道:「北辰哥哥,這是我的隨身玉佩送給北辰哥哥了,咱們不久之後還會見面的。」

說完暮雨曦還對北辰俏皮的眨了眨眼睛。

北辰拿起玉佩與暮雨曦道別之後便轉身朝太初學宮走去。

目送北辰離去的背影,暮雨曦拿起還帶有北辰餘溫的發簪,輕輕的撫摸着,眼神之中帶着她自己也不清楚的情愫。

良久之後

「少宗,這小子是太初學宮的弟子,他有可能知曉那人在不在太初學宮,要不屬下去將其抓回來搜魂一番,便可知曉。」鐵塔壯漢不知何時出現在暮雨曦身旁,殺意昂揚的說道。

「該怎麼做還需要你教?我警告你不經我允許,誰也不能動他一根毫毛,否則我必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聽見了嗎?。」暮雨曦默默收起發簪,轉頭看向壯漢說道,眼神之中迸發著如霜般的寒意,令鐵塔壯漢忍不住打了個寒顫。

「屬下知道了,還請少宗恕罪。」鐵塔壯漢連忙跪地說道。

「下去吧。」暮雨曦揮了揮手說道。

鐵塔壯漢連忙起身退去。

暮雨曦依舊看着北辰離去的方向小聲說道:「明天見。」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