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五章 白衣勝雪(2)

方不過是雷枯山脈的外圍地界,在山脈的深處棲息着許多妖族,甚至不乏大妖級別的存在,核心地域甚至傳聞有妖聖的存在,

數萬年來雷枯山脈的妖族與太初學宮高層存在着某種不為人知的緊密關係,所以此地雖在學宮腹地,卻是禁地般的地域,尋常學子沒有學宮賜予的令牌不得踏入山脈半步,

此時的北辰藉著皎潔的月光,手握藤蔓小心翼翼的爬下懸崖,經過一番仔細的搜尋,北辰採摘到了五株成熟的雷鳴草,

之所以午夜時分才來此採摘,原因是此靈草只有在月圓之夜才是其成熟的時辰,雷鳴草吸收山脈懸崖豐富的雷靈之力,

因為雷靈暴躁的特性,只有吸收月之精華才可中和藥性方能稱之為成熟,過了這個時間段,靈草就會開始枯萎,將葯靈之力反饋回大地。

數量足夠了,查看了一番身後葯籠中的雷鳴草,北辰沿着藤蔓繼續向下爬行,沒多久就到達懸崖谷底,

谷底風景秀麗,哪怕是夜間也別有一番不同的夜色,不遠處有一個面積不小的湖泊,此地北辰經常來,所以也算駕輕就熟,不到片刻時光就已抵達湖畔,

北辰將葯婁放在一處樹榦上,便脫下衣衫,準備下水游上一圈。

就在此時,一道窈窕的身影從水中疾射而出,一眨眼間便看到這道身影變成了一位白衣妙齡美少女,

這突如其來的變故令北辰都有些反應不過來,幸好他只是將外套長衫脫下來,其他衣物還來不及脫,此時也顧不上這些,

北辰抬頭看向這位白衣女子,這一看頓時驚為天人,口中不由呢喃道:「借水開花自一奇,水沉為骨玉為肌,皎若太陽升朝霞,灼若芙渠出鴻波。」

原本目寒如冰的少女聽到北辰的呢喃聲,神態微不可查的發生了變化,二人四目相對,少女在北辰眼中看出了驚艷與欣賞,眼神十分清澈,卻沒有看到絲毫**之色,

少女見慣了形形**的人物,除了一些道行極其高深的人物之外,這種情況卻是罕見,這令白衣少女不禁生出了一陣濃厚的好奇之心。

北辰畢竟經歷了五年的煉心經歷,很快就回過神來,回想剛才自己的失態,竟有些不好意思,隨後說道:「方才在下不知姑娘在此湖中,行為有些孟浪了,得罪之處還請姑娘原諒。」

說完北辰上一步見了一禮。

白衣少女嘴角上揚,露出一個傾國傾城般的笑容,眼中露出一絲狐狸般的狡黠神色,一蹦一跳的來到北辰身旁,她彎下腰卻昂着頭貼近北辰,仔細的打量着北辰。

由於二人貼得太近,一股少女幽香撲面而來沁人心扉,少女因為剛從湖中沐浴上來,頭髮還濕漉漉的,水滴一滴一滴的落在草地的石塊上,發出一串細小的聲音。

北辰好不容易平復下來的心神,再次因為少女的到來被攪亂,情不自禁的說道:「芙蓉不及美人妝,水殿風來珠翠香。拆桐花浪漫,乍疏雨,洗清明。」

「咯咯咯咯…」少女聞言發出一陣猶如天籟般的笑聲,笑得花枝亂顫的,這一陣笑聲令北辰有些摸不着頭腦,他尷尬的撓了撓自己的頭髮。

白衣少女笑了好一陣才停,隨後再次將身子探到北辰身前說道:「小哥哥,你是世俗中的謙謙學子嗎?文采不錯嘛。」

北辰連忙後退了幾步,面對這位看似天真燦爛的少女時,總是會有種壓抑不住怦然心動的感覺,對此他深有體會,出了幾次糗北辰可不敢再距離她這麼近了。

拉出距離後他才有些支支吾吾的說道:「姑…姑娘,我,在下…是學子…額不是…學子」

少女看到北辰的囧狀,覺得十分有趣,準備繼續逗他玩,然而北辰見到少女又要朝自己走來,連忙說道:「姑娘,請自重。」

說完頭也不回的朝學宮的方向飛奔而去,跑出一段距離後又覺得將這樣一個弱女子留在此地恐怕有危險,隨後他便停下步伐,回頭看到白衣女子依舊站在原地微笑着看着他。

「姑娘,此地常有妖怪出沒,如若沒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還請儘快離開,以免招來不測。」

猜你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