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劍傲無雙》[劍傲無雙] - 第五章 白衣勝雪

夜幕降臨明月高懸,此時已是宮門大比前的最後一天。

太初學宮後山一棵參天大樹下的空地處,北辰在皓月之下演練着一套精妙的劍法,一招一式並沒有太多的花俏之處,卻給人一種與境相融合的感覺。

演法道訣吸收着月之精華,出劍之時伴隨着日月之勢,光華閃耀在黑夜中猶如一盞明燈,照亮前行之路。

就在北辰全身心的投入到劍鋒之中,鋒利的利刃在空曠的大地上划出一道道,深淺不一蘊含劍理的劍痕之時,北辰明顯感受到這柄伴隨他多年的夥伴傳來的一陣顫動。

而此刻的北辰也因此而醒悟過來,這柄劍是北辰拜元天正為師之時,元天正贈與的,雖然當時元天正並沒有向北辰說明其來歷,

但是從劍身散發而出的攝人心弦的氣息可以看出,此劍絕對非同尋常,劍鞘與劍柄都異常古樸,與當下常見的劍刃有明顯區別,

除外貌特徵之外,自從擁有這柄劍至今,北辰從未發覺過此劍有其他任何奧秘,而今日劍身之處傳來的顫動,卻是從未有過,也怪不得北辰震驚。

他停止了練劍,將這柄劍雙手橫托,仔細觀察着,可是端詳了良久也沒有任何發現,若不是剛才那道直覺直入心扉,北辰都一度有些懷疑自己是否出現了錯覺。

搖了搖頭,既然找不到問題所在,便不再糾結於這個問題,每個月的今日這個時辰北辰需要去幫元天正採摘靈草,現在該起身前往了。

此時已是夜幕沉沉,太初學宮山門不遠處的懸崖邊上,通常這個時辰這裡不會有什麼人了,然而今日卻是來了兩位不速之客,不知是偶然間闖入還是別有所圖。

一位一襲白衣的妙齡少女自山峰頂部眺望着不遠處的太初學宮,原本平靜如水般的雙眸迸發出徹骨的寒光。

在她身側豎立着一位猶如鐵塔般的存在,此人身形高大壯實如虎,手中托着一個圓形的物品,身上不由自主的散發出無盡血腥的殺戮戾氣,不過對於這樣的攝人的氣息,身軀有些薄弱的白衣女子仿若未覺。

這位氣息強大無匹的鐵塔壯漢觀看了一番,恭敬的對着這位白衣女子說道:

「少宗,此地畢竟是整個蒼雲界都算有數的遠古傳承宗門,屬下使用觀氣法寶與神通,察覺到好幾股強大的氣息,甚至在這學宮後面,還有一位我也看不出深淺的強大人物,

而這些只是表面上我能看到的,其背後的底蘊恐怕還遠不止如此,您要找到人應該不會在此地,我並沒有發現他的氣息。」

少女聞言不置可否,只是默默的看着太初學宮,良久之後說道:

「我的直覺告訴我,他就在這裡,此地應該有不知名的異寶混淆天機,就算是我也算不出裏面的情況,不過要我就此放棄,那是不可能的事情,咱們走,明日與我一起一起進這隱世的太初學宮,會會這裡的強者究竟實力幾何?」

鐵塔壯漢聞言,眼中不禁閃過一絲苦澀,如果是他自己只身前來,哪怕自身實力強大,可也不敢闖這種遠古宗門的,

不過他十分清楚身旁這位魔宗少主的手段與膽魄,就沒有她不敢做的事情,僅從外表看,她就是一個如同仙女般的存在,柔弱無害,

實際卻與表象大相徑庭,此女心狠手辣詭計多端,手段層出不窮,令人膽寒。

好似看出了壯漢心中的顧慮,少女嘴角上揚,露出一個令人心醉的絕美笑容,壯漢見狀心中咯噔一跳低下頭顱,頓時不敢再多言。

「放心吧,我自有準備,你這條命我留着還有用,不會在這裡搭上。」

……

雷枯山脈,此地距離太初學宮不過百里,此山脈算是在學宮勢力範圍的核心地區,但奇怪的卻是,分明是一處靈氣充裕的洞天福地,卻是人跡罕至,

甚至不是普通學子能夠踏足的地方,此時北辰正獨自一人穿行在這片山脈之中,他來到一處懸崖邊上停了下來,

到此地的目的就是採摘這裡獨有的靈草,雷鳴草,這種靈草異常珍貴,不僅因為只有雷枯山脈這種獨有的自然條件,更是因為其神奇的功效,

現在北辰所在的地

猜你喜歡